包大人:建制派 「譴責暴力」的公關

A+A-
示威者於 7 月 1 日衝擊立法會時,警方曾設置防線並舉起紅旗,及後警隊「突然後退」,讓示威者得以闖入。 圖片來源:路透社

過去兩日大家聽得最多的,應該是「譴責暴力」四個字,多到好似文革式傳播。如果你有建制朋友,或許他都已經叫你跟他一起譴責暴力,譴責示威者強闖立法會大肆破壞。

好多人都認為,警方當日突然後退,讓示威者闖入立法會搗亂,是一個局,讓政府可以取回民意。從公關角度看,今次真正目的和作用,在於統一口徑和戰線,令槍口一致對外,陣容齊整。

「珍惜群組」到政府總部外請願,譴責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視像新聞 RTHK VNEWS/Facebook

今時今日如此分裂的社會,支持學生的會繼續支持,支持建制的會繼續支持警察。所謂爭取輿論聲音,其實作用不大。

對於政府而言,今次最大作用是令到自己有個台階,可以走出來說話,可以自己圓滿自己的論述。「譴責暴力」不但成為主要訊息,更成為整個建制派的最大公因數。

事實上,公共事務公關除了要對外宣傳爭取民意,其實更重要是內部公關。過去 10 多天,建制在反送中示威中,缺乏「理直氣壯」說話的理由,現在有了。

那麼學生衝擊是否沒有達到效果?公關上其實一樣有效果。今次衝擊立法會塗污特區區徽,對抗爭者有象徵意義,亦給予示威者整個運動一個終結。

整件事情最後用一個暴力的方法去了結,社會成本非常高昂,但事情沒有解決。可以預見未來日子,香港都會繼續有衝擊,明日大嶼、國歌法都會面對同樣衝擊,而香港繼續成為大輸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