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t police try to disperse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ers after a march at Hong Kong’s tourism district Nathan Road near Mongkok, China July 7, 2019. REUTERS/Tyrone Siu
當他們氣急敗壞,刻意使用暴力的時候,很明顯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為甚麼要這麼做,這就是 undead。 圖片來源:路透社

到了 7 月,特首林鄭終於宣佈「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

可是大多數香港人依然憤怒,認為她還是一如既往玩文字花樣,拼死也不肯說「撤回」,鐵了心繼續鬥氣。

也有人覺得語文不通,因為修訂的逃犯條例從來也沒有「享過壽」,只停在立法會法案委會的桌面上,未曾面世,倒是「胎死腹中」更為貼切 —— 只不過這四個字說出口來就太難為情了。

我倒覺得不然,因為她在發言中三番四次提到「失敗」:承認自己失敗,承認政府失敗,由頭失敗到腳,這一次她沒有抵賴。她還補充解釋,「壽終正寢」是用最強烈的修辭表達這次修例徹底玩完,這一點,她也沒有說謊。

政府高級公務員都是「撚字」高手,可見「壽終正寢」是經過慎重的決定,為甚麼選用這四個字?有點意思。

這個四字成語比純技術詞彙的「撤回」colourful 許多,「壽終正寢」具有分水嶺式的象徵意義,譬如有心的網民找到的一個 reference,中國政府於 1982 年宣佈「長達 23 年零 個月的人民公社壽終正寢」。

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只有等全身關節和神經末梢完全紋絲不動,僵硬冰冷,才能宣告所謂的「壽終正寢」。

正如吸血鬼傳說所描述的,消滅所謂的「undead(活死人)」,必須要用木樁刺穿心臟,砍掉腦袋,才能令其真正死亡。雖然是民間傳說,但是心臟和頭顱的象徵意義顯而易見:那些活死人一旦為邪靈佔有,失去原有的心靈和頭腦,等於死了一次,但空洞的軀殼也能繼續在人間遊蕩,必須對準心臟和頭顱下手,令其正式死亡,壽終正寢。

所以壽終正寢是一件鄭重的大事,尤其對於各種半死不活的the undead」,意義重大。

譬如愈來愈大灣區的 TVB,因為時代潮流是上網隨意選擇電視節目,可以訂閱電影電視,可以看全世界的新聞,投影技術的方便,連電視機都快成了擺設,廣告商都可以用社交媒體大數據,和電腦瀏覽紀錄,「標靶」出擊,還有甚麼人會守著電視台呢,而且是這家將新聞當宣傳來做的電視台?

還有徹底淪喪的「香港警察」,這支「紀律部隊」已經放棄了紀律、守則,甚至法律,知法犯法,選擇性執法,為政治立場服務,就已經不再是警察了,失去了原有的心和頭腦,完成了變異。尤其是當他們氣急敗壞,刻意使用暴力的時候,很明顯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為甚麼要這麼做,這就是 undead

未死的半活之物有很多,有些學位、職務、專業資格等等,都維持著舊有的名號,內裡早已虛空變異,不少人也自知是在苟延殘喘,時間已經不多了。所有的 undead 都沒有明天,只惦記最後的晚餐,能吃一頓是一頓。

中國古代有「讖緯之學」,所謂的政治預言,其實可能也是 self-fulfilling prophecy,我比較迷信,總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更像是敲響了喪鐘。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