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林鄭的男人緣

A+A-
林鄭月娥與丈夫林兆波年輕時的合照。 圖片來源:林鄭辦公室/Facebook

林鄭執意一錯再錯,一錯到底,簡直天煞孤星般。我不懂風水命理,但從她和身邊男人的 relationship dynamics,也可看出一點究竟。

人際關係之有動態力學,也在於互相作用:彼此有推有讓,有收有放,有時佔上風,有時認低威,有時是百煉鋼,有時是繞指柔,態勢隨時變化,甚至互調,才能產生活力,形成活局。

但林鄭給人的感覺已經是一個死局,誰都看得出,她是一個收放不自如的女人,導致身邊的男人也都進退失據。

她當上特首(雖是傀儡,但名份上符合位高權重的定義),按中國古人的觀念,絕對是富貴命了,居然如此支離破碎收場,可見她並沒有這個命。

所謂的「貴」,並非像今日許多人純粹以權勢地位來衡量,而是「重要」。甚麼樣的人方才重要呢?隱居的富豪,退出江湖的巨星,甚麼世外高人,都不重要,「重要」指的是那些一身牽繫多方的人,因此居上位者必須人品貴重,其一舉一動,都能影響萬千人的命運。

對大家都很重要的人,必然是這個人平時能關照很多人,能平衡四方八面的利益,所謂的達則兼濟天下,少了他,是所有人的損失,這才叫貴人。一個正常社會,貴人必能脫穎上升,賤人都下沉淘汰,自然局面大好。反過來的話,像中國歷史上那些最下濫的賤人:甚麼黃巢、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上了位,必然是萬劫不復的滅頂之災。

所謂「貴婦」,也是一樣道理。

林鄭月娥當選時與丈夫及兒子的合照。 圖片來源:林鄭辦公室/Facebook

貴婦並不是單純的富家少奶奶,而是能夠增進人際關係的動力核心。貴婦必定人緣好,尤其男人緣不俗。女人並非要做穿花蝴蝶萬人迷,才叫做有男人緣,而可以是富有親和力,或人格魅力,必然擁有良伴好友,遇事有人相助,做事一呼百應,甚至能廣納英才良將 —— 那便是真正的女王了。

但林鄭是沒有女王命、沒有好男人緣的偽女王。看看她身邊的男人:丈夫林兆波、政務司張建宗、財政司陳茂波、保安局李家超、警務處盧偉聰,無一人有好嘴臉,個個都低眉俯首,油盡燈枯的樣子,一絲男性魅力也無。

八公八婆常說,女人的美醜,折射出男人平時如何對她;反過來也一樣,長期面對一個不知情不知趣的女人,男人也是活受罪,不會有好眉好貌。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於那打素醫院門外發言。 圖片來源:香港警察 Hong Kong Police/Facebook

正如盧偉聰前兩日在那打素醫院探望受傷警員之後發言:「有行動時就話我哋係濫權、濫捕,唔做嘢時就話我哋裝彈弓、設空城計。」顯然他這句話不是說給香港人聽,而是在埋怨林鄭,「你究竟想我點吖?」—— 這般口吻,竟和發晦氣的怨夫一樣。

我可以大言不慚判斷,林鄭的男人緣好很差,首先寫在她丈夫臉上:面對鏡頭不知所措倒也不妨,可是他居然一臉的怯生生,擁抱祝賀她「當選」的那一幕,堪稱絕世尬場。老夫老妻何以生疏成這樣?但凡琴瑟和諧的伴侶,都自有雷達一樣的默契,肢體語言自然熨貼,哪裡會是他們這個樣子?

然後其他幾位高官出來見人,也總是一副訕訕的樣子,胸中一無成竹,令人不禁好奇,閉門會議的時候,他們是不是經常捱罵,只知唯唯諾諾,或者生悶氣不出聲?如果她身邊這幾個男人,平時對她也是旗鼓相當,還嘴反擊,長出一點脊樑骨,也敢拍案而起,整件事會不會就不是今天這番田地了呢?

但是林鄭平時心高氣傲慣了,身邊的港男都瞧不上眼,一心向北大人諂媚邀功,萬萬不料陰溝裡翻船之後,竟立即遭到冷酷拋棄。這種「棄婦」是格外恐怖的,有點像電影「孽緣(Fatal Attraction)」裡的那種:因為她和身邊的男性缺少良性互動,即使平時和老公拌嘴,從無其他男性的開解和勸慰。何況如今是得罪了威權的主子,誰能幫她?

她除了一哭二鬧三上吊,還能怎樣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