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入嚟元朗搵我玩吖

A+A-
7 月 21 日,大批白衣人於元朗無差別攻擊途人,事後仍有穿白衫者在街上集結。 圖片來源:路透社

沉澱數天,我覺得終於可以寫吓感受了。

住在元朗 30 多年,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元朗竟然變成葛咸城。連一向覺得「中共鬥唔過」的老竇,以及「和理非」的阿媽,忽然也有點開竅,感到失望,甚至站在我們的陣線,大駡何君堯。

我眼中的元朗,非常可愛。我常常叫朋友「入嚟搵我玩啊」、「呢度真係冇牛㗎,唔使帶護照都可以嚟元朗!」、「中環來只不過係 30 分鐘!」。很多朋友跟我逛過之後,都喜歡元朗,特別是外國人,他們覺得輕鐵很 Cool。

我跟那位哭成淚人的中學生一樣,為元朗人這個身份,感到特別驕傲。元朗有歷史、有大自然、有美食,相對其他區,有非常強烈的個人特色。有時電視會說:「不如入元朗食嘢啊!」,在很多人心目中,來元朗逛是一天的小旅行,吃吃喝喝玩上半天,尋寶獵奇接觸大自然。在香港的文化圖騰裡,元朗代表遙遠、代表鄉郊、代表傳統。

何君堯對白衣人豎姆指的影片流出後,被認為與元朗暴力事件有關,市民在其荃灣辦事處門外留下字句。 圖片來源:路透社

我雖然不是元朗的原居民,但是自懂性以來已經在元朗居住。我喜歡在元朗散步,從元朗公園一路走來,經過鳥語花香的百鳥塔(現在回想有點殘忍),沿着教育路,有士多丶有小店丶有唔係幾好食但係成日鬧人嘅「永年」;放學,會去喜利商場逛街,你知道嗎?本地品牌「Initial」也在好順福開過首間店舖呢!走到水車館街附近,是我補習的地方,也會經過第一間「許留山」,那裡有一隻巨型的金錢龜,在芒果飲料未流行之前,我常常跟朋友去吃咖喱魚蛋和糖不甩;教育路的尾段,是在我小時候,元朗最大的商場。那裡不算很精美,也不算應有盡有,不過冷氣夠,食完飯去逛一逛也無不可。「千色」對面的街市,是我和媽媽常常去逛的地方,兩母女買完餸,去「好到底」食個雲吞麵,再去「大同」買菠蘿包,我覺得是一種小確幸。

後來元朗一直在變,人愈來愈多,路愈來愈窄,樓愈起愈高,藥房愈來愈多,街市愈來愈污糟,人愈來愈躁底。現在星期六日,我都不會在元朗走,甚至平日也不會在街上散步。元朗愈來愈不 walkable,用 17 億起一條行人天橋?不但扼殺了市民在路上行走的權利,更加令元朗成為密室,沒有風沒有雲。香港最特別的地方,在 10 年之間變成旺過旺角的小城。

元朗像香港的縮影,荒謬的事天天上演,逐漸變得陌生。星期日的一場鄕黑恐襲,更加將元朗最深沉的問題挖了出來。

不過,因為出了事,才更加懂得珍惜。黑勢力又如何?我們一定人更多。只要人多,形勢便比他們強。這些人吸食恐懼而強大,我們不要怕,只要站出來,一樣可以保衛我們所愛的元朗。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