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仇恨能否化解?彭定康報告的答案

A+A-
1998 年 7 月,皇家阿爾斯特警察(RUC)與人民關係持續緊張。 圖片來源:Sion Touhig/Sygma/Sygma via Getty Images

過去一兩個月來,香港警察幾乎徹底失去市民信任,而政府持續袖手旁觀,導致事態不斷升溫。不少觀察家預言,未來警民衝突極有可能升級,導致傷亡。

當雙方對峙接近仇恨,要修補破裂關係,固然難如登天,卻非不可能。前港督彭定康離開香港之後,就接下燙手山芋,被派駐到北愛爾蘭改革警隊,重建當地人對警察的信心。

1998 年,英國與北愛爾蘭簽訂「貝爾法斯特協議(The Belfast Agreement)」,結束長達 30 年的敵對狀態,並按協議成立北愛爾蘭獨立警察局(The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n Policing for Northern Ireland),由彭定康擔任主席。他於 1999 年發表題為 A New Beginning 的報告,提出 175 項具標誌性的重大措施。這份被稱為「彭定康報告(Patten Report)」的文獻,以務實可行、中間落墨著稱,公認是重建警隊信譽的成功示範

北愛爾蘭自 1968 年起爆發多次政治衝突,其中駐守當地的皇家阿爾斯特警察(Royal Ulster Constabulary,RUC)作出暴力鎮壓,與反對的天主教民族派(nationalist)結下深仇。近 300 名 RUC 警員死亡,傷者數以千計,反抗的北愛爾蘭民眾死亡人數超過 2,000。

1998 年 11 月,彭定康上任未幾,便率領新成立的委員會在民族派腹地、西貝爾法斯特一所學校舉行會議,了解到當地人對 RUC 的仇恨之深。兩小時內,發言的人接連不斷,盡數他們對 RUC 的怨恨,主要指責他們門戶之見太深,反天主教由來已久。在場的一位神父 Des Wilson 宣稱:「只要還有一名 RUC 成員在新的警隊留任,我們就不會接受。」

隨後他在聯合派(unionist)重鎮 Ballymena 舉行會議,聯合派領袖堅決要求舊有的 RUC 絲毫不能變動。對立的民族派提出改革的要求,一再遭到粗暴打斷。

其中一位會議發言人 William Wright 留意到彭定康本人,以及前北愛爾蘭監察官 Maurice Hayes,都是天主教徒,因此特別要求他們保證,制訂政策不可涉及自己的宗教立場。他還表示:「所有好市民對這個委員會的恐懼,超過他們對北愛共和軍過去 30 年暴力的恐懼。」

當時雙方相持不下:民族派要求解散舊有的警隊,聯合派則要求維持現狀。但是最終彭定康率領的新委員會達成使命,完成北愛爾蘭歷史上最徹底的警隊改革。報告書表示,RUC 不應該解散,而是應該改名:由舊有的 RUC 改為「北愛爾蘭警察(Police Service Northern Ireland,PSNI)」。

其他重大改革,包括設立新委員會和地區警察合作委員會、建立問責制度、成立獨立非部門的投訴和審裁處(Police Ombudsman)、天主教和新教徒警員比例各佔一半(當時天主教徒的人口只佔 8%)、設計新警徽、警局不再懸掛聯合王國的米字旗,以及大規模削減警隊規模等。

報告發表之後,真正落實的只有其中一部分,因此遭到當地新芬黨抵抗,拒絕合作。直至 2003 年,所有建議政策都落實之後,PSNI 才告正式成立,並由 RUC 的警長 Sir Ronnie Flanagan 帶領。時至今日,88% 的北愛爾蘭人表示信任 PSNI。

在題名為 A New Begining 的報告發表前,彭定康在貝爾法斯特會見傳媒。
圖片來源:Paul Faith – PA Images/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2014 年,在愛爾蘭改革國家警隊時,彭定康報告再度成為焦點。當時愛爾蘭國家警隊「和平衛隊(Garda Siochána)」已陷入嚴重危機,聲譽降到谷底,許多人都質疑警隊已經無藥可救。

導致民怨的主要問題包括:地區警力嚴重不足、報案嚴重延遲、罪案受害人常遭警方置之不理,平均有 43% 的刑事案件未獲受理,其中爆竊案低至 2%。

派駐各地的新警官對地方工作漠不關心,因為他們很快就會回到首都都柏林,而毋懼貪污的罪名。許多地方警隊缺乏資源,甚至長期沒有警車,導致緊急報警求助和巡邏工作都大受影響。

警探嚴重缺乏訓練,質素低下,在2,200 名探員之中,有 700 多人缺乏正式的刑偵訓練。自 2005 年起加入警隊的 5,000 名警員,從來沒有受過任何訓練。

愛爾蘭政府發表針對和平衛隊的調查報告,建議 200 項改革內容,包括在警察總部另闢獨立部門(Transformation Office),落實調查報告的建議,並由內閣的司法委員會監督。2015 年 3 月,當局成立專門的受害者服務部,以及全新的保護兒童、防止家暴及剝削的部門,這兩個新部門的長官,另由支援部門調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