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一世界(Zwei Städte, eine Welt)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文:TL Yeung

(原文以德文刊於 6 月 23 日「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文章由作者親譯)

我是個香港人,也是個柏林人。作為這兩個城市的世民公民,我有特別的責任,去讓德國人意識到,香港的情況跟你們息息相關。

6 月 9 日當天,成千上萬的人在柏林街上慶祝多元文化嘉年華,在香港,同時也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走在街頭,抗議「逃犯條例修定草案」。這條法案將會拆毀中國跟香港司法之間最後一度防火牆。其影響力不止及於香港人,所有在港居住、工作甚至只是旅遊的外國人 — 當然包括在港生活的德國和歐洲人 — 也會受到威脅。

中國大陸不可靠的法律制度,將會因此無形地延伸至香港的「基本法」之上。然而實際上,香港的基本法卻應自 1997 年起,保障往後五十年香港本身的法制不變。香港的「終局之戰」似乎已經開始了。它很可能在數天後跟從政府的意願被通過。

當然,沒有人有責任,為世上所有的不幸而悲傷,甚至覺得對此有所責任。每天都有太多的不幸,自動由新聞推送(Newsfeed)奉上。然而,我們用作保護自身的盔甲,也可能會麻痺我們的認知和感受能力,並讓我們犯下致命過錯:我們睜眼看著世界民主被侵蝕卻無動於衷。

圖片來源: Vernon Yue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我的論點很簡單:正在香港發生的事,歐洲的民主國家應感到憂慮。聯邦政府和歐盟應該更加支持香港的民主公民。原因有三:

  • 雖然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則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它其實長久以來一直是世界民主的一部分。 那裡的新聞自由和獨立的司法制度不僅保護了城市的特色,也保護歐洲人在東亞的利益。 如果引渡法生效,中國特色的「依法治國」將取代香港的「法治」。 這也將危及在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工作和投資的歐洲人之人身安全。
  • 擁有成熟民主意識、現在郤受到極權主義威脅的七百萬公民,不應被國際社會遺忘。 隨著 2014 年的雨傘運動,和最近幾週的大型示威,香港人展示了一種高度文明的標準。 儘管運動群眾浩大,沒有一個輪胎或垃圾桶被燒毀或毀壞。 世界民主的力量體現於公民的尊嚴之中。 因此,歐盟應該支持這一運動,不僅是為了戰略,也是為了道德考量。
  • 香港是中國土地上的世界民主前線。 如果香港的特色消失,世界民主派就不能再通過這個橋頭堡影響中國的人權和民主發展。 眾所周知,香港在亞洲和國際當代歷史上具有特殊意義。 香港從前是政治改革運動的起點,也是資本主義與中國共產主義鬥爭的戰場。 香港對歐盟的中國政策具有重大戰略價值。歐盟不會在亞洲找到替代品。

基於以上原因,聯邦政府應該認真考慮暫停德國和香港之間的引渡條約。 一方面,這能捍衛對德國公民的潛在威脅,另一方面,可讓香港政府面臨國際壓力。 此外,聯邦政府也可以考慮採取以下措施:

首先,例如用用取消散簽證的方法,制裁支持立法的香港官員、立法會議員和暴警。

其次,外交部可以發出旅遊警告,如果情況惡化,甚至撤離德國在港公民。

第三,歐盟應該保護因反對引渡法的香港公民免受政治迫害。

如果香港的緊張局勢得不到解決,我們將在不久的將來面對新的人道災難,諷刺的是,這將在世上最發達的地區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