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黃雨衣的人(Der Mann in der gelben Regenjacke)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文:Dr. W. Ma(化名)

(原文以德文刊於 6 月 23 日「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文章由作者親譯)

這是第一宗為捍衛香港自由而自殺的案件。國際媒體忽略了這故事:我們不清楚這個穿黃雨衣的男子當時站著在想些甚麽 —— 我們永遠沒法知道了。他站在太古廣場上,香港其中一幢最豪華、最大型的購物商場上。這是 2019 年 6 月 15 日下午。在他的腳下,是 Cartier、Dior 和 Gucci 等名店。他的訴求和商場内客人所做的事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從他展示在欄杆上的橫額可見,他有五項訴求:

  • 全面撤回送中
  • 我們不是暴動
  • 釋放學生傷者
  • 林鄭下台
  • Help Hong Kong

數小時間,他拒絕與談判專家交談,然後突然爬出欄杆外企圖自殺,數名消防員嘗試把他拉回來,但他不斷搖晃,甩開了,最終墮地。

這是香港,不是西藏。為甚麽香港會這樣?

從天安門到金鐘,30 年已逝。穿雨衣的男子自殺後翌日,約 200 萬個香港人走到街上,許多人哀悼他的死亡。200 萬人示威是怎樣的情景?這是香港人海。那晚我走到金鐘一座高架天橋,想俯瞰百萬示威者 —— 這會是真的嗎?香港人海在怒喊:「保衛香港!保衛香港!」當人海發現天橋上的香港人向他們揮手,他們便報以手機上的閃燈 —— 這些光芒,如同香港人每年在維園為 1989 年北京天安門死難者燃點的燭光。你亦難以想象這些憤怒的示威者是多麽和平、多麽肯合作 —— 他們多次讓路予救護車,像紅海(Red Sea)那樣一分為二。請於網上觀之。香港人怎會是暴徒?

手機的燭光和紅海使我們流淚 —— 啜泣或在心内飲泣。由於親中央的香港政府對學者的言論自由愈來愈不尊重,本來我考慮過移民,現在卻不得不重新思考了。

2019 年 6 月這兩次(反逃犯修訂條例)示威的人數超過 2014 年雨傘運動的參加者,讀者對此是否感意外?我自己是沒有的。五年前,香港人對香港應如何實踐民主有所分歧,然而,面對逃犯修訂條例,大多數香港人明白一個簡單事實:我們不能失去自由與尊嚴。許多示威者已呐喊:「香港不是中國!」

中國共產黨不斷盡力令香港人服從其統治:你愈馴服,便愈富貴;如你反叛,便要付出代價。作為老師,我明白這點。香港人被當成犬馬那樣吃吃喝喝。

香港未來會如何?很多香港人都相信,將有愈來愈多抗爭者被迫害,就算有些人被殺害,也不足為奇。(為甚麽?別對獨裁抱有幻想了。)此外,官方更可使用人工智能進一步打壓和操縱香港人,這在中國内地已發生了。儘管如此,許多香港人不會屈服,特別在這 2019 年 6 月以後。故此,即使中國繼續威脅香港的自由,香港人也一直威脅著中國的獨裁。然而,歐洲諸國的態度是:「讓我們更親近中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