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動亂的本質

A+A-
8 月 5 日,示威者在黃大仙一處天台聚集,稍事休息。 圖片來源: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嚴正警告:香港外圍因素影響,經濟出現衰退跡象,出口下跌一成,旅遊人口減少,酒店餐廳生意冷清,每一個市民近一個月都可感受到。

香港老一輩或賺錢上了岸的「藍絲」,紛紛聽從宣傳口徑,將香港年輕人這次「暴亂」,與大陸的「文革」和 1967 年左派暴動相比。

兩者之間,大不相同。

60 年代大陸的文革,是強人毛澤東幕後一手操縱,向政敵劉少奇奪權。劉少奇和彭真把持北京市政府,周恩來鄧小平系統又把持國務院和書記處。毛澤東有令不能行使,被迫去上海,與張春橋和姚文元一齊合作發動文革。紅衛兵的背後有毛澤東這個超級權力中心,完全不是弱勢階層,有了毛澤東賞賜的令牌,如同希特拉青年團。

香港左派暴動,是大陸文革在香港的延伸,背後是中聯辦的前身新華社。香港的左派暴徒,並非自發,而是接受新華社的組織和號令。

中國政府以自己的經驗,衡量香港的任何反抗運動。以往的文革和香港左派暴動,既然都有強人和政府在幕後組織,則香港的年輕人倡導甚麼時代革命,幕後絕對有美國支持。

當年左派暴動,叫巴士工人罷工,幕後有親中左派工會,津貼出糧。後來這條水喉斷了,因為周恩來下令停手,罷工不了了之,所謂罷市,更是一分鐘也沒有發生過。

今日香港年輕人約在前線「暴動」,據說每位有五千元現金獎賞。但並沒有任何已 Fact check 的視頻或照片,拍到着黑衫的年輕人排隊領取現金的鏡頭。

五千元的收入,換取暴動罪 10 年最高監禁刑期?這些年輕人一定是白癡。但若是白癡,則為何又有強大的網絡靈活變動和適應能力?

1967 年紅色大暴動,太子道界限街出現兩三萬元一棟的洋樓拋售,今日尚未出現。皆因香港物業有六成已經供滿,其中包括大量內地有力人士跨境走資持有的豪宅。這些豪宅的業主,個個有頭有面,身份顯赫,不是不仇恨街頭的抗爭年輕人,只是個個顧及自己的利益,加起來就是中國的利益立場,絕對不希望在香港出兵。

但似乎,香港年輕人卻決心要將香港成為「攬炒」之下的焦土。

他們的目的,是不介意香港樓價挫敗五成至七成,回到 2003 年的狀態。「元朗黑夜」一役,因有警察和白衣黑社會聯合上演,證明此一圖謀有成功的希望。

元朗之戰,令當地樓價下挫,乏人問津。若這幫「暴徒」移師到淺水灣赤柱,吸引一大批警員棄守崗位,然後令香港江湖社團,人人持藤條水喉鐵通在淺水灣赤柱暴打一通,請問那片地區動輒十億元的豪宅會跌成怎樣?

但幸好新界的黑幫,有其地域的意識,不太敢超越界限街。傳統上香港淺水灣和石澳,是英國殖民主上流人物居住所在,今日還有西方文明國家的領事,在此地設立官邸,一百年來自有一股震懾力。黑幫在油尖旺橫行,港島自有一股對蛇類有驅散力的硫磺味。

因此特區政府和警方,真正是守土有責、護財有責。元朗一役暴露了香港經濟的軟肋所在。這些年輕人推翻林鄭只是口號,他們的深層要求,其實是想「搞冧樓市」,自己可以「上車」。在這方面,林鄭的深層目標,其實與年輕人相同。

一切「革命」,背後無非一個錢字。當初所謂打土豪、分田地,也是因為經濟因素。希望林鄭留任,因為林鄭也希望香港樓市急促降溫,其實目標殊途同歸。不看通這一點,就看不穿香港目前這場動亂的「本質」。因此特區政府要捍衛經濟,首先就要阻止抗爭人士「光復樓市」,勿實現他們的「上車革命」。

「逆權」運動,當然不是文革。政治和歷史的諷刺就在這裏,卻不是愚昩的人可以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