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A+A-
電影「多啦 A 夢:大雄之月球探測記」宣傳海報(局部)。

小時候喜歡看「叮噹」,十幾部大長篇漫畫,從「海底鬼岩城」到「鐵人兵團」再到「創世日記」,起碼重看了一百遍,愛不釋手,翻到書頁脫落,摸到封面膠膜都溶解。然後,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過身,「叮噹」變成了「多啦 A 夢」。名字變了,但角色始終離不開那幾個長不大的小鎮孩子。

技安最惡,表面上蝦蝦霸霸,卻又其實最怕寂寞;阿福古惑招積,有時放人暗箭,但畢竟心腸不壞;大雄則永遠天真傻氣,唯獨是太不爭氣。而叮噹,一直像個廿四小時當值,勞心勞力的保姆。

讀者長大了,曾以為「多啦 A 夢」這個巨大的童話泡沫是永遠不會被戳穿的,現實是現實,再殘酷醜陋也好,都不會滲進泡沫裡面,大雄的世界仍然美好。然而,就算是多啦 A 夢和大雄這些數十年不變的經典角色,原來都會窺見時代的改變。畢竟,新一年的故事是由新一代的編劇團隊所創作,它所折射的,始終是今日的世界。在今日的「大雄之月球探測記」,雖仍離不開過去大長篇故事的奇幻歷險套路,但細心一看,主角們已不再是終日留在公園玩遙控車、躺在水管午睡的無憂無慮小孩。來自月球的插班生落難,連累大雄等人被心懷不軌的成年人追捕,他們害怕、逃走,卻從不割席。做過一日同班同學,都是同伴。發生過的事情,不能欺騙自己沒有看到。要若無其事返回地球,在那個寧靜小鎮繼續日常,假裝甚麼都沒發生,只要打開啦 A 夢的「隨意門」便可以。但是,他們誰都做不到。

「多啦 A 夢」中 5 個小孩決定暪著父母,前往陌生的星球參與抗爭,拯救朋友;圖為「多啦 A 夢:大雄之月球探測記」劇照。

5 個勇武的小孩子,半夜輾轉反側睡不著,終於暪著父母踏出家門,前往陌生的星球參與抗爭。是友情的引力,其實,亦是一股良知的呼喚。就連最離地的有錢仔阿福,從來以為他膽小自私,危急關頭一定調頭就走,做個隔岸觀火的塘邊鶴。但結果,來回躊躇良久,調了頭,又再回頭,內心掙扎了好幾番,還是決定上路。思前想後,無論大家有何身世、貧富和親疏,始終有些事情無法置之不理,怕死、怕事,但依然記掛著同伴的安危。

特別喜歡電影的一句宣傳語:「小時候,曾想拯救世界。但今夜,只想拯救那個人。」它明確說出了「多啦 A 夢」從過去到今日所經歷的世代變遷,即使是一部人人看到爛的經典作品,所承載的信念如今都不一樣了,利用天馬行空的神奇法寶拯救世界,這一切來得太夢幻圓滿,連小孩子都不會相信。而故事真正要讓孩子們相信的是,人皆渺小,但挺身而出拯救同伴的信念,只要堅持,就可以很大。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而現實中的劫難,不用仰望月球那麼遙遠,地球都有。眼前就是。

「只要知道回家的路,就算再黑暗也不怕。」30 年過後,前路仍然黑暗,但機械貓的奇幻旅程,始終扮演著我們的指路燈。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