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天翔記 —— 為何野心是一種才能?

A+A-
「信長之野望」系列最大的特色是有「野望值」,而系列第 6 集「天翔記」中,野望值愈高代表行動力愈強,也更適合當一個領導者;圖為「天翔記」高清版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tyan hige/YouTube

光榮「信長之野望」系列最大的特色,也是和「三國志」系列遊戲最大的分別,就是有「野望」這個數值。所謂野望,用中文的說法就是野心,主角織田信長這方面的數值自然是最高的。我想有些人當初接觸這個數值時,一定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野望高真的是好東西嗎?

想想「野心家」這個詞語,在中文的語境,多數被視為一個貶義詞。如果我們說一個人野心勃勃,恐怕大部分人都有不好的聯想。雖然野心這個詞語偶然也會用來稱讚人,但是撫心自問,我們的文化潛藏了對野心的抗拒。

我們的社會,總是喜歡安分守己的謙謙君子。只要你看看選舉結果,都會知道看起來企理體面的乖乖牌或文青秀才,比較容易選上。至於看起來很有威脅性的人,受歡迎程度往往不如前者,可見我們真的不喜歡別人有野心。我們會把野心看成是變節,會傷害人,會威脅人,是擾亂社會平靜的東西。

只是,「野心」這種事情真的是不好嗎?野心的存在,對人類真的沒有幫助嗎?我們可以看看「信長之野望」第六集「天翔記」的設計。

「野望」在這遊戲中是個很有趣的數值,因為它的影響並非只有正面。在有些集數中,野望值高的武將更容易叛變獨立,以遊戲玩家的立場,就更不想收這種人當部下了。

「天翔記」高清版封面。

可是在「天翔記」當中,野望這個數值不會導致叛變,反而影響了一個數值,那就是「行動力」。野望值決定了大名的行動力,也決定了軍團長的行動力。也就是說,野望值高的人,更適合當領導者,不論是全國的領導者,還是軍團的領導者。

若果野望值低,行動力就會薄弱,就算其他才能再好,也做不了多少事。如果做不了事情,那就算能力很好,也是沒有用的。這跟現實一樣,有些人成績很好,能力也不錯,就是沒有推動事情改變世界的動力。這些人對於組織與事情而言,其實也沒甚麼用。

另外,野望值高低也會影響軍團擴張的意圖。野望值高的才會擴張,野望值低的,就算擴張戰果很有利,都會猶疑不決。因此,沒有野心的人,就算有優厚條件也無法發揮,浪費時機,甚至最後拖延到喪失條件。

野心、志向,就是人類的積極性、意圖與想像力。信長的時代,大部分人只想在家裡當個土豪就滿足,而信長的優秀之處不僅是武功與智力,他的積極性與天馬行空的想法,推動了他改變整個世界。故此,志向遠大也是一種才能,因為它代表了改變和推動人類的力量。欠缺野心的人,面對困難,會走向屈服與妥協,就算用心再善良,也不會令世界變得更好。

正如遊戲的設計一樣,若領導者沒有足夠的野心與壯志,更是危害整個團隊與致命的。因為這樣的人往往目光如豆,即使智力不錯卻看不到大格局,還會令整個組織遲鈍,喪失機會。有些人明明做到律師、醫生,換到良好的社會地位,可是安於其位,從而淪為一個小人物。

可惜的是,現實中我們的文化太崇拜乖巧的好學生,也常常以此為標準,去讓他們身處高位而成為領導者。這些人可能聰明、會讀書,乖巧善良有餘卻野心不足。結果如何?只怕和「天翔記」裡用野心低的軍團長沒有分別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