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像烏索普那麼耀眼的豬隊友

A+A-
漫畫「海賊王」新劇場版 ONE PIECE STAMPEDE 熱血程度一如既往;圖為電影宣傳海報。

為了同伴勇武奮戰,近期不只新海誠的「天氣之子」和多啦 A 夢新作「大雄之月球探測記」讓人感慨,日本長壽漫畫「海賊王」的電影劇場版 ONE PIECE STAMPEDEワンピーススタンピード),熱血程度一如既往,從來不讓觀眾失望。

「我要成為海賊王!」這番豪言,從第一話開始,便貫穿了往後二十多年的偉大航道旅程。想成為王的人有兩種,一種懂得信任與扶持之可貴,能夠聚集心悅誠服的追隨者,就如草帽小子路飛;另一種就是信奉「誰大誰惡誰正確」,不惜代價將所有異己者殲滅、撲殺,以暴力稱王,古今中外爭霸的奸角也離不開這種人設。而今年 STAMPEDE 的大反派 —— 前海賊王羅渣的夥伴巴雷特,坦蕩蕩就是一名崇拜暴力主義之徒。憑著「合體果實」令體形變得空前龐大,築起一層又一層鐵壁的巴雷特,實則暗藏一顆傷不起的玻璃心。故事末段便交待了這位泰坦巨人的內心戲,實力與前海賊王身邊的第二把交椅不相伯仲,能力雖強,野心雖大,卻偏偏沒有同等強大的信念和意志,空有成王的資格,卻是一具憑空膨脹的軀殻,當他失去一直抬頭仰望,誓要超越的假想敵羅渣,內心支柱已經崩倒。

路飛團隊之中,烏索普雖然戰鬥力最低,但他有一顆不死心,在存亡關頭,仍然願意守護同伴,為救路飛選擇捨身成仁,用血肉之軀垂死搏鬥;圖為電影劇照。

而在今年劇場版中,戲分最重,莫過於路飛團隊之中戰鬥力最低,最平凡的烏索普。亂世之中,島嶼淪陷,或許會讓人認清了自身力量的微不足道。烏索普生性懦弱怕事,名副其實豬隊友一名,面對強弱懸殊的敵人,難免有一絲逃離紛亂的念頭,但在存亡關頭,高牆步步進逼,仍然願意守護同伴,為救路飛選擇捨身成仁,用血肉之軀垂死搏鬥。路飛一夥裡面,幾乎每位團員都有一夫當關的通天本領,烏索普從來最弱,但總願意相信隊友守候隊友保護隊友直到最後一刻。跟心靈空洞的泰坦巨人巴雷特剛好相反,烏索普有別人沒有的信念,當刻一切看似無功而還,卻在絕望中不經意在敵人身上投下關鍵的種子。

常有讀者笑言,烏索普最了不起的本領在於超乎常人一萬倍的運氣,其實,作者尾田榮一郎真正賦予這個神奇角色的「果實」,是一顆不死心。

至於趁著群賊交鋒,爭奪「王之遺產」期間,插科打諢刷存在感的政府海軍,則繼續扮演偉大航道上的卑鄙小人。這些披著「正義」二字白袍的所謂執法者,設局圍捕他們眼中的烏合之眾,不擇手段務求一網打盡,但形勢不妙時,就馬上以實現最終目標為大前提,選擇犧牲前線軍隊,跟海賊們一同「攬炒」。如此短視和無恥「正義」之師,恰好映照了草帽小子一夥的天真傻氣,以及最重要的骨氣。

因為路飛確確實實地將前海賊王羅渣留下來的「王之遺產」—— 朝向偉大航道最終目標的定向針握碎。草帽小子一夥,行事從來不講大前提,不需要線索,要靠自己和同伴的力量摸索,成為海賊王。烏索普有不死之心,而路飛有的,是骨氣。有骨氣自然就有不怕兜遠路的自信,眼界才會遠大,亦是成王之風範,作為團隊領導者所不可或缺的條件。

船骨牢固,再大的風浪都不會將船撞散。

至於無風範可言的領導者,老是想走最短捷徑,結果方向盡錯,不得民心,反而連累一整船的人暈頭轉向。就是弊在不夠骨氣,偏偏硬頸。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