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粗口的道德悖論

A+A-
早前,有中國留學生於墨爾本的香港集會活動現場高舉五星紅旗,並合唱中國國歌以示抗議。 圖片來源:scooture Archi/YouTube

中國留學生在澳洲和加拿大集體發出 CNMB 的罵聲,經過翻譯和解釋,引起輿論轟動,中國「國罵」終於正式進入國際語言系統。

粗口是非常有文化價值的。據說,日語沒有這類專門以性行為和性器官來表達的粗口;法語最常用的穢語 Merde,意思無非是屎。別的主要語言我所知甚少,但可以從文化習慣上推論,因為歐洲的古老語言有非常深厚的宗教傳統,過去社會的禮儀標準嚴格,凡是隨便口稱上帝,已經是一種褻瀆,更不要說和性有關的穢語。

英語算是比較粗俗,可能是因為使用的人太多,地域太廣泛,而且隨著 19 世紀開始現代化的節奏,語言規限和道德禁忌愈放愈開,加上文化娛樂業的傳播,英語粗口也堂而皇之成為全世界都非常熟悉的字。

但即使如此,英語粗口,像中文這樣將性別、性器官、性行為三者結合確切無遺表達的情況,也屬極其罕見。至少我很少聽到一個講英語的人,會用如此淋漓盡致的方式,去表達憤怒仇恨,以及怨毒。

最近在社交網絡上看見明星 Hugh Grant 大罵首相 Bojo:“Fuck off you over-promoted rubber bath toy”、“you little gang of masturbatory prefects”,簡直是毒舌一名。有關形容污穢下流,卻又有點轉彎抹角,並不像 CNMB 那麼直接。

這可能是英式英語慣於轉彎抹角,擅用比喻的一種自然流露,即使是惡毒的謾駡,也要動動腦子,而非純生理性的發洩。

像中國留學生集體大喊 CNMB 的場面,算不算全世界所僅見的奇景?

因為常識顯示,集體示威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洩憤式罵粗話,不利於集體表達,只會令旁觀者莫名其妙,甚至不當一回事,就像常見的球迷騷亂,球迷大爆粗口,舉中指之類的場面,沒有人會認真對待。說實在,若論粗口詞彙和形式的變化多端,發音鏗鏘有力,廣東話可算一絕,但香港留學生並沒有跟他們對罵,顯得理智成熟得多。

在這次運動中,廣東話粗口大爆發,幾乎突破了所有界別族群的禁忌,連一向形象端莊的「大狀黨」和氣質溫婉的「毛 EE」都不例外。我覺得這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因為台上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客,雖然不講粗口,英語也很流利,使用的似乎是很有教養的詞彙,但是嘴裡吐出的每一句廢話,錄音機式的反反覆覆,是對社會主流意見最大的蔑視,實在難聽過粗口。但普通一個斬叉燒的廚師,即使滿口髒話,但他說的話有道理、有良知,他的粗口反而是正義的聲音。有些人從不講粗口,不代表人格高尚;有些人嘴裡污穢,內心卻有一片磊落。

當理性平和的聲音都被漠視,心中鬱氣無法紓解,只能吶喊幾句粗口,這不是公民道德的墮落,而是社會公義淪喪的悲劇。

但是,更大的悲劇屬於那些高喊 CNMB 的留學生,他們面對反對聲音,完全不能理性討論來反擊,他們頭腦的無知,內心的狹隘,只能用最下流的話來表達,這些人即使留學,看到的還是同樣一片井口的天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