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當香港老師示威遇上中國學生

A+A-
8 月 17 日於倫敦舉辦的反送中集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

兩年前取石 Sir 這筆名,只因我曾當教師。自起了這筆名以來,儘管已盡量澄清,沒想到坊間頗有誤會。若非近日香港多事心煩,實早應改名重新上路。

讀者大概從石 Sir 行文,看得出我政治立場頗鮮明,對中共政權頗有異議。但每當我站在教師位置時,我一直謹遵原則:不帶立場教學,也不在學生面前透露自己政治意向,避免學生因政治立場而感到壓力。

一直以來所教的學生,雖然不少來自中國,但大概因為我表現中立,又會說普通話,以往在中國工作,亦對中國民情頗有了解,上課時下課後又喜歡跟學生胡說八道,算是少數能跟中國學生打成一片的香港老師。

移居英國後,一度離開了教學崗位,公開的社交媒體言論就有點無所顧慮。反送中事件至今,石 Sir 亦沒避忌地公開參與英國支援香港的集會遊行,在社交媒體亦沒避忌地表明反對香港政府的立場。

八月十七日那天,全球反送中遊行集會,我參與了在倫敦的集會。集會前一天,大家都已收到消息,指中國政府組織當地中國移民及留學生,跟香港集會打對台,甚至會出手騷擾云云。當日石 Sir 倒不擔心被武力對待 —— 中國政府的人要於世人前獻醜,豈不妙哉?我反而想到,若在示威會場竟遙望相對見到自己的學生,那如何是好?

其實我一直明白,中國的學生若知道我對中共那麼反感,良好的中港師生關係大概就有點難以維持 —— 不論學生本人有無政治立場,一個中國學生跟一個「反中亂港」老師有交情,在他們的圈子內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

而且我也知道,中國學生中,確有一些對香港人反對中國的想法不以為然。例如早前見到有前學生在社交媒體上,貼上「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的訊息。我看到也沒有感到太突然,卻感到意外地悲哀 —— 一個聰明學生,在這個把訊息封閉的國度裡,也只能習以為常地把那些偏頗訊息視為當然,思想沒法開放,實在讓人可惜,也為這中共政權憤怒。

817 倫敦集會當日,我最終決定有生以來首次戴上口罩參與 —— 既可遙距向香港前線示威者致敬,也希望若真在示威會場上遇上自己的學生,可避免直接打上照面的尷尬。

遊行當日,有從中國來的示威者,低調參與香港人的集會,甚至偷偷送上小字條表達對港人支持。我得知以後,也暗暗希望或奢想,在對面的示威區那些中國留學生,只不過因受壓力不得不參與而已。但願這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