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再餓也不要吃掉良心

A+A-

這 3 個月來,我想很多人也跟我一樣,就算再為食,基本上也不想到處覓食,求其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不是飯糰就是茶餐廳,在最壞時候懂得吃捨得穿;我說,在最壞時候選擇吃,才不會亂。

真實故事,原本上星期六想到港島區走走逛街,心裡面敲定灣仔道一家新的燒臘店,聽說是燒味的第二代在經營,同行的友人,好少出港島,提議走到石水渠街吃泰式船麵。好啦,其實在外面走走,我通常直頭直腦,本來要做甚麼就去做甚麼,不節外生枝,始終我們是來認真逛街的嘛。

走到一半,已經是 14:30 ,應該已經 last order 吧,朋友堅持去望望,我心裡反了一個白眼,那邊無甚麼好吃,最多是一間餃子店和雞飯店,走到如此遠又冇得食,我一定會反枱。

結果去到已經 14:40 ,竟然還在排隊,我們剛好是最後一位,很多人說,反送中事件影響經濟,看來也沒有影響到這裡吧!餐廳內還是充滿了遊客、老外、ABC,當然也有為食一族。強勁的音樂節拍,差不多對面街都聽到,前面一對貌似情侶的男女,有如從 Crazy Rich Asians 中跳出來,男的把頭髮 gel 起,身穿粉紅色麻質恤衫,杏色短褲,還有爛佬鞋,脫下墨鏡,掛在心口;女生一派嫵媚,粉紅色絲質連身短裙,隱約透出 T-back,與我們一身黑衣/乞兒/軒尼詩道 look 有點對比,這大概就是大家說的平行時空了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在那些 Hipster 餐廳,完全看不到反送中的痕跡,試過在置地走出來,明明後面在放催淚彈,隔條街就見到不少人往蘭桂坊方向走。

侍應安排我們坐在情侶隔離,我有點發晦氣,「天呀,我不想坐在他們旁邊囉。」朋友馬上來個 360 度大轉身,拔腿就走,說不想吃了,坐在兩人旁邊,一定很難受,反而到我勸他冷靜(主要因為我很肚餓),天開始變黑,雨點一滴一滴,朋友堅持馬上離開,雨愈落愈大,我們走回灣仔道的燒味店,落湯雞一樣,但是心安了。

冷靜下來後,我們兩人都覺得,在如此的氣氛之下,一邊抗爭,一邊吃一碗 $100 的船面,似乎有點矛盾,甚至內疚,畢竟我知道很多抗爭的人,有一餐沒一餐的;坐在一個完全與政治和我們心理環境不同的地方,無論旁邊的人是否冷眼旁觀、有沒有參與、有甚麼政治立場也好,反送中看來並非他們最緊張的事情。但是毫無疑問,這是我們現在最緊張的事情,我相信如果我坐低,也很難抽身去享受,甚至會覺得難受。

燒味店出乎意料地幾好吃,老闆們雖然是鐵漢,但是看得出柔情,見我們著黑衫,也沒有說甚麼,我已經覺得阿彌陀佛。在全民大撕裂的年代,吃飯也要看餐廳立場,以免背脊骨落,這已經是基本了吧。如果吃飯能選擇,我選擇良心;如果每 1 蚊也是 1 票,我希望每天都投票給良心小店,縱然我多麼喜愛美食,有些事情,必須要做。

我們在燒味店走出來,恍如另外一個世界,本來清靜的灣仔道,人潮從四方八面而來,一片黑色傘海,湧到軒尼詩道,雨停下了,我們心頭一陣溫熱,撐著傘,繼續走。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