紳士大哥:Those Red-Flagging Losers

A+A-
內地人於倫敦集結,反對當地舉辦的「反送中集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世界聲援香港聲音不絕,而大陸人在世界各地組織抗議香港人爭取自由的新聞亦時有所聞,不少人疑問為甚麼這些大陸人明明已經身處牆外,但心智卻始終待在牢獄?就此,我除了要告訴你原因,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希望各位香港人明白。

首先,有關共產黨以巨大力度去替人民洗腦,已經不需要我多作重覆。身在內地因周邊氛圍傾側於民粹主義,持相反聲音的人被政府禁言,主流聲音一面倒的情況下引發羊群效應,進一步激化了大陸人偏執的思想,這些大家都知道了。

那國外呢?為甚麼許多內地人移民到了國外多年,又或者是留學生進了外國學校,大有機會接觸其他資訊,他們的言論與思想卻跟在內地時別無二致?

這我得好好先請大家明白一件事:「人有高低」。

能力與資質的分野是一件很殘忍但實質存在的事情。我可以好肯定地告訴你,內地人當中,有絕對不算少數的精英,這些精英們有沒有在國內被洗腦?一樣有,但他們去到外國,適應了當地的生活,交了外國的朋友,眼光自然就會開闊。他們看多了聽多了談多了,行為自然就會「似返個正常人」。

你會問,為甚麼我會單單以「適應外國生活」就斷定一個人是否精英?倒不如我講講那些「非精英」的生活方式吧。所謂不能適應外國生活,這些非精英們的身體,無錯是存在於自由開放的世界,但他們卻沒「能力」接納新環境,哪怕他們到了外國多年,他們看的仍然只是「中央電視」,用的通訊軟件仍然只是「微信(WeChat)」,講的當然仍然是普通話,身邊的朋友也全是中國人。

像我就見識過不少在倫敦唐人街生活了數以十年計的華僑,他們的英文水平卻和一個普通香港師奶沒分別;又像一些在英國留學已經幾年的內地學生,他們竟然連在超級市場和售貨員作簡單交流都成問題。英文對於他們來說,有如洪水猛獸,是一生人都不能逾越的牆。連語文都如此驚懼,說他們「非精英」算是保守,”Loser” 也許更為貼切。

於是有人會問,既然他們只適合生活在那個玻璃屋內,又何苦要到外國去?這問題就不是三言兩語講得完,大部分的他們其實是知道在極權統治下朝不保夕,有經濟能力的自然要走。但走了,卻又發現自己生活得艱難。

這時候,他們過往被灌輸「中國宇宙最強」的錯覺就不是單方向由共產黨所製造出來,而是這群競爭力不足的內地人,用以合理化自己不接受外來文化的一種保護機制。簡單點講,他們既沒能力融合於西方社會,又不能接受自己的能力不足、低人一等,於是就搬出那五星旗來,說自己已經擁有最好的文化,因此「不需」學習與接受其他次一等的文化。

而當有人前來挑戰說中國政府有甚麼不好的時候,他們之所以火大,並非因為他們全心愛國,而是他們內心最底層的自卑正被觸碰,並挑戰著他們那薄如蟬翼的自尊自信,那種劇痛他們絕不能承受,隨之引發的暴烈反彈反抗,也就在情在理了。

寫這篇文章是為了嘲笑別人的不足嗎?這非我原意。

如果讓看文章的你感覺良好了?那更加有所誤會。

如果你真心看懂了文章,你應該明白我最想要跟大家講的,也是唯一一個最重要的訊息,是如果我們希望自己能夠進步,封閉的大陸人給了你一個很好的反面教材。

不怕告訴大家,紳士大哥年輕時,英文同樣差得離譜,會考只是好彩僅僅合格,但當我開始告訴自己不要迴避自己的弱項,積極面對並努力改進,才是命運的轉捩點。今天我的英文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也是時常會使用一些 Laugh Die 鬼佬的地道港式口音和文法,但語言只不過是工具,能用就好。能用,你的世界就豁然開朗,你的靈魂就自由了,不會再輕易被誰人洗腦與蒙蔽眼睛。

今天,我們既然已經押上了一切,既然沒辦法將霸佔美好中華文化的獨裁政權立即擊倒,那我們自當好好準備面向世界,擁抱人民幣以外更多姿多彩的文化。

來,讓我們一起努力加油!香港加油!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現在棲身於香港英國兩地,為求打開雙眼看清世界。雖然嘴賤,仍想將所知所想無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