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鐵道上的警棍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馬克思在其唯物哲學中,將人的生活與文化稱為上層結構(Superstructure),而經濟則為下層結構,下層決定了上層的形態。所以其之所以「唯物」,是因為認為物質的形式決定了精神的形態。

Superstructure 的相對詞是 Infrastructure,Infrastructure 有「基建」的意思,來自 19 世紀的法文,但其原意其實的是「路軌」。紐約大學視覺文化研究學者 Nicholas Mirzoeff 指出:「Infrastructure 意指路軌與有關設備,而 Superstructure 則指列車。簡單而言,對於馬克思來說,人類的思維就如列車,行走在名叫經濟的路軌上。」

實際層面上,鐵道的時刻表統一了各地的時間,也整合了國民的作息規律。結果是物理空間裡的列車與路軌,規範了生活方式與社會結構。鐵道是交通設施,也是意識形態的符號。

另一個例子是鐵路的運兵功能,其透過將象徵國家武力的軍隊快速運送到國土的每一寸角落,軌道是一種符號,提醒所有人政府的權力是無孔不入。所以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大量興建鐵道,讓軍隊可以高速到達遠至北海道的土地,也讓鄉下的農民重整自己的身份認同,認識自己在某村的平民以前,首先是「帝國國民」。

JR 東京站兩邊的八重洲出口與丸之內出口,連接通道迂迴非常,幾乎要跑到車站盡頭才能夠到達對面。這是因為最初根本只有丸之內一個出口,出來就面向天皇的皇居。這個格局使鐵道成為一種儀式 —— 從地方都市來帝都的國民,從列車下來的首先動作就是參拜天皇。

列車與路軌在交通機能上實際影響了人的生活,在精神意義上也象徵了社會與政治的結構。所以當城市鐵道將運送武裝警察成為常態,視覺效果就是血腥武力進入日常生活空間,實際上是散佈白色恐怖。而在列車上揮動警棍,無差別攻擊乘客,則為無法磨滅的社會性精神創傷。

「在鐵道上濫暴的警察」在 Infrasturcture/Supertructure 的形式下,定格成國家暴力的鮮烈構圖。政府透過鐵道,無孔不入地輸送暴力到生活每個角落,警棍會揮到所有人的頭上,用恐懼支配市民的精神和肉體。回頭看港鐵「心繫生活每一程」的標語,霎時間變得無比地諷刺,籠罩在生活每一程的,原來是肉體的痛楚、還有精神的恐怖。

去年疑似新海誠風格的廣告成為一時城中話題,故事中的男女在港鐵中相遇結緣,車廂被描寫成充滿浪漫的想像空間。但今天煙霧瀰漫的月台上,那對男女再遇之際,恐怕已經是新屋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