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話事啤」其實就是一個戰爭與和平的遊戲

A+A-
「話事啤」雖然是紙牌遊戲,但在運作機制上與戰爭遊戲類似。派牌就是選擇加重注碼繼續戰鬥,蓋牌就是棄掉所投入的注碼選擇投降;圖為電影「賭俠 2 之上海灘賭聖」劇照。

因為我喜歡玩戰爭類的遊戲,而對我來說,「話事啤」本身就是一個戰爭遊戲。這聽起來是有點莫名其妙對吧?這種紙牌遊戲沒槍沒砲沒飛機,怎看都不像戰爭遊戲吧。的確,它的主題不像戰爭,但它的運作機制,卻很像國與國之間的戰爭。

你試試這樣想像,你手上的牌,就是兩個交戰的國家的實力。雙方的實力,其實一開始就注定了,一方較強,另一方較弱,拼死到底的話較弱的一方會輸。而雙方的國力在戰爭開始前已經決定,不能改變。你能影響的,只有選擇是否戰鬥下去,派牌就是選擇繼續戰鬥,但你必須增加投入;蓋牌就是你覺得大勢已去不再打,之前的投入也會全部輸光,所以你選擇的就只有戰爭與和平。

為何我說這個遊戲像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呢?因為它的「和平」選項其實就是投降。如果你覺得非要和平不可,而去追求和平時,你就只能投降,然後付出所有之前的代價。

不想投降,你就只能不斷加注,選擇在戰爭中泥足深陷。更多的代價會加重你的精神壓力,使你更為緊張,雙方都在挑戰自己的極限。你想像兩國交戰時,雙方的軍隊就算一強一弱,大家都會不斷有死傷,損耗資源,士氣,感到疲勞甚至精神出現異常。領導人也恐懼著延續戰爭的決定是否正確,然後每天在想,要投降嗎?要停損嗎?不停損,就贏得更多,也會輸得更多。

如果你太膽小,一心求和,就算在優勢的時候也會得不到甚麼,浪費了一手好牌;可是太急躁的話,又會嚇怕敵人避戰,也是浪費一手好牌。當你手上有強牌,最好的情況,就是引對方深入,讓對方認為自己有勝算,然後一舉擊敗。

這其實正是一場鬥爭中,最高決策者最常面對的心理情況,作為最高決策者,比起一切的技術問題,或者戰略戰術,更重要的是,到底要前進還是後退?要戰鬥還是投降?

如果你搞不清楚這件事,該進時退,該退時進,你所有決策都是錯的,細節的決策永遠不能凌駕大格局。你在意的事情就只有大局,「話事啤」,就是一個當最高決策者的遊戲。

一旦這個決策者看不通大局,莽撞的亂進攻,他就會被迎頭痛擊而大敗,或者膽小的只會一味避戰,他就會被慢慢消磨而敗,只有進退有時才會是贏家。這在戰爭,在股票投資,甚至在人生決策上,道理都是相同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