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新疆學習】「中國式伊斯蘭教」將全面進場

A+A-
2018 年甘肅省廣河縣,回族穆斯林進入一座中式清真寺。 圖片來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本週的聯合國大會上,美國與 30 多個國家譴責中國對維吾爾族的「恐怖鎮壓活動」,中國一貫否認。然而,據「經濟學人」報道,中國對伊斯蘭的鎮壓,已蔓延至新疆地區以外,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亦成為針對目標。

「經濟學人」稱,中國在新疆進行的反伊斯蘭活動約在兩年前傳出,大量維吾爾人僅僅因其信仰而被關進營地。中國約有 1,000 萬維吾爾族人,他們只佔國內穆斯林人口約一半左右。而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便有超過 110 萬以回族、東鄉族為主的穆斯林;亦有許多以回族人為主的穆斯林社區散佈在其他地區。維吾爾人遭受打壓之嚴厲,雖然冠絕其他穆斯林群體。然而,新疆以外的回族穆斯林,縱沒官方所指的分裂、恐怖主義傾向,打壓的陰霾亦開始籠罩於上。

甘肅省接壤青藏高原及新疆,其臨夏回族自治州是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城市,許多村莊至少有一座清真寺。在段家坪村,一座足以容納 3 千名穆斯林的清真寺,在不到 6 年前落成。當時,穆斯林的慶祝活動甚至得到官方支持,省會蘭州受政府支持的伊瑪目,亦出席活動。但現時,政府已著手限制不同清真寺的興建,更加強對伊斯蘭信仰的控制。段家坪村的清真寺,棚架正遮蓋宣禮塔與圓頂。

自 2016 年中國領導人提出國內「宗教中國化」後,政府對穆斯林的態度即起變化。基督宗教及伊斯蘭教具強大海外聯繫,故為「中國化」的主要目標。就伊斯蘭教而言,官方宣稱部分目的是為防止激進、恐怖主義蔓延。但回族作為中國的模範穆斯林,幾個世紀以來的漢回通婚,令回民與漢人融為一體,亦沒有任何與恐怖分子聯繫的消息傳出,何以成為下一個針對目標?

甘肅省臨夏市郊,後方的清真寺仍見綠色圓頂,但宣禮塔則建有中式飛檐。 圖片來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甘肅省委書記林鐸,去年 7 月在全省伊斯蘭教專項工作會議上曾:「當前伊斯蘭教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複雜」,要求「著力解决管理寬鬆軟問題」。其中一項「宗教中國化」措施,便是減少中國穆斯林與阿拉伯世界之間的聯繫。中國禁止穆斯林組織私人麥加朝聖之旅,只能加入官方正式安排的旅團。

朝聖受限,自家的禮拜場所同受影響。回到段家坪的清真寺,官員已下令去除宣禮塔的阿拉伯特色,以中國風格改建。據入口處顯示的最終外觀,宣禮塔將鋪上綠色飛檐、中央的圓頂,則由涼亭的結構取代。一名看守人表示:「政府說我們必須這樣做,這項工作不會冒犯宗教,且由政府承擔改建費用。」鄰近的康樂縣亦有類似工程進行。一個回族人正在勘測一座棚架遮蓋的清真寺,他透露數日前當地宗教事務官員下令拆除建築時,出現了「麻煩」。原來這座清真寺曾在 2014 年,獲立碑上書「模範宗教場所」。

去年 8 月,佔中國回族人口 5 分之 1、與甘肅省接壤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則爆發更大規模的「麻煩」。上千名穆斯林包圍韋州市清真寺,抗議政府以清真寺不獲規劃許可為由,下令拆除。官方隨後提出另一項建議,指只會拆除圓頂。寧夏穆斯林的宗教生活,似乎不會因此回復如昔。因為同年 11 月,寧夏黨委書記石泰峰到訪新疆,簽署反恐「合作協議」。石當時表示,兩個地方之間的宗教有相似之處,而這正是「寧夏向新疆學習的原因」。

此外,臨夏「宗教中國化」的「四進」政策亦顯而易見。「四進」指「國旗國歌、宣傳標語、法治教育、道德典範」進入宗教場所。現時,中國國旗已在當地許多清真寺上飄揚,宣揚社會主義對伊斯蘭教重要性的標語亦佈滿庭院。阿訇則被告誡,要把這些價值觀納入其聖訓教導中,而且他們必須定期接受測試。臨夏市委書記郭鶴立,在 6 月到訪當地清真寺時甚至指要:「減少宗教活動頻率、時間及規模,切實減輕信教群眾負擔。」

而禁止使用「清真食品」一詞,則可能是官方「減輕負擔」之舉。有省級官員指,臨夏主要城市的清真產品「在宗教方面過於突出」。同時,餐館招牌上以阿拉伯語書寫的「清真」一詞,亦遭官員禁止。雖然與新疆相比,臨夏市政府對伊斯蘭教的種種控制仍相對寬鬆,但當局堅稱在甘肅某些地區「宗教極端勢力已統治並侵蝕了基層政治機構」。「經濟學人」指,中國常用「極端主義」一詞,描述在許多國家眼中的宗教虔誠行為。中國其他地區的穆斯林的命運未必如維吾爾人一樣,但人們恐怕有緊張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