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界為保命而竊聽者 —— 松鼠

A+A-

大自然中,獵人處處,小動物為求自保用盡方法。像不安的松鼠,總在偷聽鳥類朋友的一舉一動,以知道自己是否安全

美國東部灰松鼠的耳朵不斷移動,監聽著潛在的威脅,可能是有鷹飛過、有狗跑過,或即將有汽車駛過。不只如此,當鳴禽歌唱時,松鼠也在傾聽。更準確地說,根據科學期刊 PLOS One 刊登的一項新研究,原來牠們偷聽鳥鳴,是用作監察附近的潛在捕食者,以評估自身的安全情況。

美國歐柏林學院(Oberlin College and Conservatory)生物學家 Keith Tarvin 負責這項研究,他指松鼠為「公共訊息採集者(public-information exploiters)」,可以從附近其他捕食者的獵物獲取線索。不過,牠們並非唯一有此能力的生物,早期的動物行為研究表明,鳥類、哺乳類動物,甚至魚類及蜥蜴,也可以識別其他在附近的物種及捕食者的警報信號。在雀鳥家族中,茶腹鳾(nuthatch)發出的高頻聲音、簇山雀(tufted titmice)的恐慌鳴叫也會引起其注意。

蒙大拿大學(University of Montana)的生物學家 Erick Greene 在 2015 年指出,松鼠及花栗鼠能讀懂鳥類語言。松鼠能認出鳥類遇到侵略者時的高頻叫聲,以及牠們嚇退掠食者的聲音,更可以近乎完美地作出模仿。Tarvin 說:「這些警報叫聲變成可用的公共資訊。」然而,他亦指由於周遭太多噪音,松鼠每次對警報作出回應,都會減少其用於餵養或繁殖的時間,代價可能很高。因此,他和團隊希望知道,松鼠會否聽從周圍環境中安全、無捕食者的暗示。

團隊利用對照組及實驗組松鼠進行研究,播放鷹的錄音。這增加了牠們的警覺行為,例如僵硬不動、抬起頭及逃跑。數分鐘後,他們在對照組松鼠中播放環境噪音;另一組則播放餵鳥時的吱吱聲錄音。然後觀察每隻松鼠 3 分鐘,以追蹤牠們警惕水平的變化。

Tarvin 表示:「我們計算牠們如掃描環境般快速移動頭部,或者僵硬不動的次數,這是最常見的反應。在播放鳥類叫聲的實驗組別中,松鼠僵硬及抬頭次數確實較少,整體上更快回復正常的警覺水平。」對 Tarvin 的團隊來說,這表明安全提示於松鼠而言,就像警告鳴叫一樣重要,尤其這關乎自身的生死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