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哥布林殺手 —— 這世界需要有人停下來對每一隻狗擲石頭

A+A-
日本動畫「哥布林殺手」中,嘍囉哥布林橫行並威脅弱者的存亡,卻沒有強者相助,直至主角「哥布林殺手」出現,以徹底根除哥布林為己任;圖為漫畫宣傳海報。

邱吉爾說過:「如果你對著每一隻向你吠的狗停下來擲石頭的話,你永遠到不了目的地。」很多人引用這句,叫別人不要理會一些找麻煩的小人物,你很難說這句話是錯的。不斷浪費時間在小角色身上,你就不可能做大事了。

在相信這句話之前,請先看看「哥布林殺手(ゴブリンスレイヤー)」的故事:在一個中世紀奇幻世界,像其他故事的主角一樣,有很多厲害的冒險者明星對抗巨大的邪惡或怪物,演出壯麗的冒險傳奇。

像哥布林這種弱小的嘍囉,他們固然可以輕易收拾。可是他們就像邱吉爾所說的,不想浪費時間在小人物身上。對付哥布林沒有挑戰性,報酬又少,解決這種三流妖怪也不會有光環,沒有道德高地,屠殺哥布林的畫面也不靚,除非剛好擋住前路,否則哥布林不值得他們去處理。

「不值得他們去處理」的事卻不等於「不需要被處理」的事情。在故事裡的哥布林雖然只是弱小的爪牙,可是卻看不起人類,覺得自己比其他生物都高級,把人類看成是蟑螂一般的存在,所以可以任意對他們使用暴力為所欲為,隨意拘捕人類,毆打,殺害他們,甚至對他們進行性侵犯。

他們弱得不能威脅那些出現在媒體面前的明星們,威脅不了活在中產區豪宅區的人,但對於廣大的基層民眾與未成名的年輕人們,卻天天遭受他們的折磨。

強者們不會停下來對這些狗擲石頭,而這些狗也只能向他們吠,甚至故事中還有角色很理想地想和哥布林和平共處。可是狗對於較弱的人來說,絕非單純的吠,而是生存的威脅。當社會賢達們討論「道德」或「值不值得」的問題時,基層面對的是生存問題。

基層們要跟那些嘍囉浪費時間,並不是因為興趣或選擇,而是為了生存。有選擇的人,卻又覺得這件事不值得,除了這故事的主角,「哥布林殺手」,他強得有選擇不去對付這些嘍囉,但他選擇對付這些嘍囉。

哥布林殺手因不擇手段地對付弱小的哥布林而被視為怪胎,但他難看和具爭議性的行為,卻切實地拯救了很多弱者;圖為動畫劇照。

禍不及妻兒?他對於還未做過壞事的哥布林兒童與嬰兒都會徹底地根除,而不是等待他們長大後對人類復仇。仇恨只會引起更大的仇恨?所以更需要徹底的根絕敵人。哥布林也可能有好人?可是他不覺得值得去為了那少數的好人而考慮太多。光環、道德高地、畫面靚不靚這些事情,他一點都沒在意過。道德在遠,拳頭在近,只有以暴易暴才能解決這些直接的威脅。

冒險者們出來冒險,都是為了當英雄,拯救世界,自然大多愛好光環,所以總是鄙視這個為了對付不值得對付的生物不擇手段的傢伙,並視他為怪胎。可是,他並不在意,因為他認為這是必須有人做的事情。在別人做觸目的事情受盡尊崇時,他那些難看和具爭議性的行為,卻切實地拯救了很多弱者,特別是讓很多年輕人因為保住一條小命而有機會成長下去。

沒有光環的工作,不等於不重要。只是有辱無榮、沒有利益,做的時候還要弄髒雙手的工作,往往就最沒有人會做。停下來向著每一隻狗丟石頭,的確不會讓你走到很遠,但卻會讓其他人不受狗的威脅而能走得更遠。

就像洗廁所一樣,這世上很多事情是令人厭惡,被人看不起,而且說出去也不好聽的,但是卻不能沒人做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