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黃藍在餐桌 黑白是良知

A+A-
昨晚 Chef Roland 在 Locanda dell’ Angelo 餐廳獻技,菜式味道固然是好,但是同枱吃飯,如果可以一齊修行,鬧下又笑下,才是真正的樂趣吧。

反送中運動已經來到接近四個月,由最初無心工作,不想吃飯,到了後來,每天都步步驚心,催淚彈的日常,黑白顛倒的荒謬,令人十分無胃口。

不過工作還是要辦的,飯還是要食。昨晚來到一個工作飯局,剛好酒友飯友,舊雨新知,都談得非常開心,有幾件事想寫下來。

  • 寫酒的朋友,明明在享用萬元美酒,但是感到十分內疚,經常想推掉飯局,覺得自己應該將時間都花在運動上。
  • 大家吃飯都盡量不講政治,直到有人擦邊,看出風勢,發現大家都是同路人,便會瘋狂講,好舒暢。
  • 有十分識做的公關,表明約飯局的時候,會先查明各人的政治取向,從他們在 Facebook 的言論、平日的行為舉止,看出他們是藍是黃,再分門別類,各自約不同的飯腳。這其實絕對增加了工作負擔,但是她認為,在這麼敏感的時候,如果不好好劃清界線,恐防會在餐桌上有言語衝突,畢竟是一頓工作的晚飯,如果大家能夠開開心心地離開,才能夠寫出好文章,她才有功課交吧。我自己就非常感激,也絕對認同她的做法,如果當日有甚麼令人憤怒的新聞,還要花 3 小時對著腦殘的人,我必定拍枱走人。
  • 有道行高深的寫作人,面對中立、偏藍朋友,堅持不在餐桌上發火,他認為只要堅信自己的信念,便無堅不摧。
  • 有意大利餐廳的外籍老闆,被人揭發撐中國和香港政府,席上有人立刻「落井下石」,平時那位老闆已經相當乞人憎,種下不少惡根,大家還是樂意見到在非常時期,所有牛鬼蛇神都現形,甚至完完全全呈現在所有人面前,一鋪清袋。
  • 資深的飲食記者,想盡量避免寫藍色的店舖,雖然雜誌的稿件,似乎不能夠太政治敏感,畢竟是在副刊,但是略盡綿力,也令人在無力感強烈的時候,帶來一點點安慰。
  • 英文寫作人,笑說身邊的 Expat 和 ABC,其實和家中的外籍傭工沒有分別,完全不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竟然還會問:「吓,原來百佳冇開喎,咁點算呀?」他不知好嬲定好笑,唯有答:「咁去惠康和街市囉。」話說回來,我的確聽過不少 ABC 抱怨現在香港很混亂,主要是因為遊行、抗爭,阻著他們去做瑜伽、去國際學校接孩子、或者去 Soho 喝酒。

「在最壞時候,懂得吃捨得穿,不會亂」,這是歌詞還是現實?是真理還是荒謬?還是要每天生活如常,才是對抗白色恐怖最大的抗爭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