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從政府建議,美國人變胖了

A+A-
一名導師正向孩子們講解美國農業部編撰的食物金字塔。 圖片來源:USDA

美國聖地牙哥心臟科醫生及脂質學專家 Bret Scher 最近發表評論,指美國人如今普遍肥胖,歸咎於美國政府的積極干預政策。

1977 年,政府剛推出飲食指引之際,美國男性平均體重 170 磅,今日增加至 197 磅;女性平均體重也有顯著增加,從當年的 145 磅到今日的 170 磅。同樣,兒童體重也呈現普遍增加的趨勢。

體重增加有健康風險,美國人患乙型糖尿病的比例自 1977 年的 2%,約 500 萬人,至 2015 年上升至 9%,約 3,000萬人。

政府的「初心」當然是好的:1950 年代艾森豪總統任內心臟病發,心臟病一夜之間成為美國人最關注的議題。50 年代是科技飛躍的時代:科學家關注開發原子能源,破解了 DNA 結構,小兒麻痺症不再是不治之症,美國人因此相信,心臟病也可以用科學方法治癒。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中,明尼蘇達大學醫學研究員 Ancel Keys 聲稱找到了心臟病疑難的癥結:膽固醇。

Ancel Keys 曾在 1961 年登上「時代雜誌」封面;圖為書封。

他的研究報告後來被稱為「七國研究」(Seven Countries Study,提出確切結論:至少在他認為,攝入高脂肪的食物,尤其是飽和脂肪,會導致膽固醇水平增高,亦即心臟病風險也相應增高。因此,減少攝入脂肪,可以減低心臟病風險。

Keys 的結論獲廣泛傳播和認同,他本人亦是美國心臟協會的主要成員,富有影響力。

但 Scher 認為,他的研究是壞科學(bad science):首先,採樣數字太小,所獲取的數據不太可靠,他的研究範圍包括的 7 個國家,國民生活方式相去甚遠,可以說,他的研究不合科學資格,換言之,他只是得出了一個無法證實的結論。面對其他科學家的質詢,他總是反駁說「你在花時間爭論數據,但病人卻沒了命」;或者「減少攝入膽固醇畢竟有利無害」。

1973 年,美國心臟協會做出決定,成人攝入飽和脂肪的限度是 10%;到 1977 年,美國政府奉行這條標準。但是 10% 的數字是從哪裡來的呢?Scher 表示,他們沒有任何科學數據的支持,純粹是政府及相關委員會一拍腦袋想出來的。

有關結論,和 1957 年西方電子公司(Western Electric)僱員的研究恰好相反:攝入飽和脂肪高低,並不造成心臟病發的差異。1981 年同一批研究員再度在西方電子公司調查研究,得出同樣的結論,但是沒有人聽得進去。

為了推廣高膽固醇導致心臟病發的結論,塑造新的觀念,「食物金字塔」的營養學理論得以面世。美國小學三年班就開始受教:最底層的是好食物,盡量多吃;最頂端的是壞食物,盡量少吃。同樣的教訓傳遍軍隊和醫院等各個機構,甚至連畜牧業和寵物食物也不例外。

美國人從此開始提倡減少攝入飽和脂肪:用人造牛油取代牛油,用加工的粟米油取代橄欖油,低脂牛奶、低脂乳酪等產品大行其道;心臟健康食物譬如穀物日趨風行,因為穀物正位於食物金字塔的底層。

一邊廂,飽和脂肪的攝入下降 40%,另一邊廂,精製穀物的攝入大幅增加,這類食物將碳水化合物轉化為身體所需要的糖分,因此導致日常飲食的整體卡路里上升。

食物公司當然不會放過低脂飲食的風潮,於是減低商品的脂肪含量,代之以糖分的大幅增加。超市突然放滿了所謂低脂高糖的健康食物,至今如此。高糖分的食物可以滿足大腦,也使大腦釋放繼續想要進食的信號。

最終就是導致了肥胖人口不斷增加,而且健康問題不斷,譬如乙型糖尿病,不但沒有改善,還在持續惡化。

他建議大家應該遵從自己的需要,各適其適,喜歡高脂飲食就要減少碳水化合物,或者選擇多水果和魚類的地中海飲食,素食也無不可。總之不要依賴政府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