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跟黨走,在家自學的中國學生

A+A-
在北京,一名父親正與孩子一同閱讀。 圖片來源:Ed Jones/AFP/GettyImages

在家自學(home school)是一種非主流的教育模式,在西方較為普遍,放眼中國則鮮有聽聞。不過,「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2017 年,北京有智庫組織估計,全國約有 5.6 萬名學生接受在家教育,比 2013 年的數字增加 3 倍。英國「經濟學人」記者走訪內地多個城市,報道在家自學者在中國的掙扎。

原是商人的袁鴻林(Yuan Honglin,音譯),2002 年毅然為尚在讀幼稚園的女兒袁曉儀(Yuan Xiaoyi,音譯)辦理退學手續,親自執教,但這是個十分「激進」的決定。中國自 1986 年起行 9 年義務教育,若要免除入學,必須要向當地政府提出申請,通常只有疾病和特殊情況才會獲批。官員對在家自學非常警惕,認為學校是教導學生成為「社會主義的未來基石」的重要角色。為免引起注意,袁鴻林多年來不斷搬家,最終成功避過視線,女兒也在去年取得大學自學學位(self-taught degree)。

2017 年,中國教育部首次公開呼籲停止在家自學,指其對學生的長遠發展不利,要求「不得擅自以此替代國家統一實施的義務教育」。然而,江蘇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王佳佳表示,縱使在家自學不受政府認可,其趨勢仍不斷上升。有居住在北京的家長估計,中國可能有數以十萬計的家庭同樣在家自學,但即使真實數字如他所指,自學人數仍僅佔全國適齡學童(6 至 15 歲)不足 1%。這樣的家庭當中,有許多是偷偷進行的,他們從未想過申請許可,因為結果早已猜到。

國家提供 9 年免費教育,家長們為何拒絕?王佳佳指,多數人不認同學校的教育理念、教育方式和學習風氣,例如學生為應付考試而日夜溫習;少數人則以宗教信仰為由。至於袁鴻林,他希望自己的女兒能獨立思考、建立思辨能力。

中國的在家自學有兩種模式:一是父母其中一方(通常是父親)單對單教導子女;二是集體自學(collective home school),形式類似私人補習。前者較為常見,後者則是袁鴻林現在的工作,報讀他的自學課程,每人每年需付 5 萬元人民幣。大部分主張在家自學的家長,都曾受過高等教育、在城市居住,有的甚至具教學經驗。

雖然中國政府不鼓勵在家自學,但監管和執法並不嚴厲。上海有家長表示曾接到政府電話詢問女兒的上學情況,和盤托出之後便沒有再收到類似的電話,並指其他在家自學的家庭也有相同的經歷。昆明市專精教育案件的律師王東(Wang Dong,音譯)更說,自己從未聽聞有家長因子女在家自學而被檢控。

不過,上述情況或許有變。近月,中國教育部敦促學校致力宣揚「愛國」和「跟黨走」的理念,有聲音指政府或會嚴肅跟進在家自學的情況。得知消息後,經營在家自學網上俱樂部的徐雪金(Xu Xuejin,音譯)隨即關閉網站,以保障會員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