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The Undead —— 考古不死族(上)

A+A-

1732 年 1 月,Carpathian 山脈附近的一個寧靜墳場中,有 40 具村民的屍體被掘出,當中有 13 具被定義為「吸血鬼」。這些屍體均從口部、鼻孔,甚至傷口湧出鮮血。人們都說這些血腥的畫面,是他們生前作惡的證據。但法醫 Dr. Johannes Flückinger 看到同樣的現象也在嬰兒屍體中出現,他總括原因為「殮葬不善而被狗咬到(because of a careless burial had been half eaten by dogs)」。然後,他檢視其年僅 20 歲的母親 Stana 屍體並進行解剖,發現她難產死亡已近兩月,但屍體仍未腐化。就如其他屍體一樣,Stana 體內的血沒有凝固,法醫更說她的肝臟、肺等部位依然「新鮮(fresh and vivid)」,亦發現其胃部及胸腔都有內出血的現象,因而斷定 Stana 與其他屍體一樣,會在墳墓甦醒重生,並成為吸血鬼。Dr. Flückinger 表示,要對付他們,必須由當地的吉卜賽人(gypsies)砍下其頭,再將頭、身火化,最後將灰燼倒入河裡才安全。

美國歷史學家 Paul Barber 在學術期刊發表文章,認為吸血鬼故事反映出民俗傳說對於「死亡」及「屍體腐化」的困惑,並有尋找相關解說的意圖。

一般而言,無論是斷定殭屍或吸血鬼,皆可參考 Barber 的理論,即按照以下 3 個因素:

  1. 腐化時的屍體特徵
  2. 腐化的速度
  3. 血液有否凝固

Barber 指出,基本上,若在被挖掘的屍體中找到異常現象 —— 不會腐化、血液從口鼻流出 —— 便會被定義為吸血鬼;中國的殭屍則以屍體表徵:如頭髮、指甲變長、屍體有沒有腐化等來斷定。

腐化:屍體特徵與速度

直到今天,身體腐化的現象依然被誤解,也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快速及完整的過程。在屍體在腐化初期,因為心臟停頓,酵素與體內細菌會互相協助分解血紅蛋白。同時間,這些化學作用會產生氣體,使屍體在早期腐化時腹部腫脹。這是由於內組織腐化(putrefaction)將平常需要有氧工作的細菌變成無氧(有關屍體腐化的過程,請參閱「屍骨的餘音 2」第 2 章)。按照 Barber 所指,這腐化過程會於華氏 50 度(即攝氏 10 度)開展,最理想為華氏 70 到 100 度(即攝氏 21.1 到 37.78 度)。同時,因為屍體埋在地面數呎以下,溫度亦相對較低。按照 Casper’s Law,屍體於地面 1 個星期的腐化速度,與在地底 8 個星期或水裡 2 個星期相等,因此其腐化速度必定較慢。這就是 Dr. Flückinger 工作的墳場情況,加上 1 月的天氣非常寒冷,使屍體保存得更為完整。

血液有否凝固

其次,由於腐化身體的細菌依賴血液中的蛋白維持生命,因此若有嚴重出血(例如能夠導致意外死亡)情況,會使整個腐化速度減慢。亦因腐化期間會產生氣體,氣體會將體液透過不同氣孔排出體外,而體液有機會帶血,便產生吐血的錯覺,構成了斯拉夫民俗傳說的說法:「吸血鬼大量吸入人及動物的血液,有時會導致血液從其口、鼻,尤其耳朵流出,使整個屍身在血液中暢游。([Vampires] suck the blood of living people and animals in such great abundance…that sometimes it comes out of their mouths, their noses, and especially ears, and that sometimes the body swims in its blood.)」當時,如果死者在死時已被懷疑為吸血鬼,便會以「面朝下」的方式埋葬,防止其「復活」。按照這個做法,要造成「吐血」現象,需取決於屍體本身的姿勢,體液有機會基於地心吸力及姿勢的緣故流出。甚至,如果以棍敲打屍體的肺部,壓力會將屍體體內的氣體推出,繼而發出低聲呻吟甚至疑似尖叫聲的高頻率聲響。這一切都是身體腐化「惹的禍」,加上民間的想像,就形成了「屍變」、「吸血鬼」的畫面。

當然,除了 Barber 提出的 3 方面外,還有在中國殭屍中見得較多的特徵:指甲及頭髮長長!

(待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