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一個人去露營的「寂寞等級」

A+A-
今季的日劇大部分與食有關,其中一齣為講述如何一個人到野外露營、煮食和睡覺的「一個人露營吃完就睡」;圖為劇集宣傳海報。

打開今季日劇清單一看,居然很大部分都與「食」有關。從傳統的深夜美食劇場,以至圍繞食物為題材的作品,大大小小加起來就有七部,應該算是破了歷季日劇的紀錄。

食材級數最高,應該是在東京開法國菜餐廳的木村拓哉(「Grand Maison 東京(グランメゾン東京)」),還有久別歸來,但還是不能結婚的住家男子阿部寬(「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まだ結婚できない男)」);想過開一家咖啡店但失敗之後,終日躲在家庭餐館當廢青的生田斗真(「我的事情說來話長(俺の話は長い)」);松重豐則繼續扮演「孤獨的美食家(孤独のグルメ)」;再數下去,就是移師 Netflix 的原裝正版日本「深夜食堂」;講述兩個女高中生初嘗烹飪樂趣的「新手姐妹的雙人餐桌(新米姉妹のふたりごはん)」;以及奇葩之最,講述如何一個人到野外露營、煮食和睡覺的「一個人露營吃完就睡(ひとりキャンプで食って寝る)」。

這七部作品,雖然都與「食」有關,不過劇作風格和類型則大異其趣。在日劇界的「美食劇」系列之中,筆者本身就是「孤獨的美食家」常客,今季自然繼續捧場;至於「深夜食堂」和阿部寬的經典名作續集,相信不用介紹太多,都是人到中年、單身孤寂人士的深宵良伴。較為有點意思,而且有點驚喜的,是三浦貴大和夏帆主演的「一個人露營吃完就睡」。

凌晨時段的深夜劇場,雖然屬於「美食劇」,但主角們所吃的又不是真的很美,而是講述兩種近年甚為流行,卻南轅北轍的露營生活態度。男女主角同樣喜歡趁著假日到郊外放空,遠離都市嘈雜環境。然而,兩人的野外渡假細節有別,男主角是追求便捷的「消費型」,從露營工具、煮食器皿以至戶外衣物,全都是買回來的精緻產品,既現成而又快速高效,能夠輕裝上山。就連在野外生火,他都是用打火機和報紙,而柴木是在露營中心刷卡買的。吃的是用營火稍為翻煮,加了配菜和調味的罐頭食物,簡單便利得來,別有一番風味,再喝著冰凍啤酒、即食麵,看看書,看看富士山,躺在網床上睡午覺。

女主角恰好相反,故事一開始就提到她的經濟條件較差,卻在一個人的露營過程中體驗到如何成為不需要額外消費的「野外型」,追求回歸大自然的原始慢活,譬如親自去釣魚、採摘野菇,烹煮新鮮食材。對了,是「一個人露營」的故事,名義上是男女主角,但他們並沒有相遇,因為劇組分開拍攝,梅花間竹一人一集。那樣更好,有些時候一個人都可以活得很快樂,讀完一本自己想看很久的書,旁若無人(因為根本沒有人)地對著一片海唱歌,你需要的比你想像中還要少。如果因為彼此對野外生活的心態不同,相遇之後起了衝突,豈不是更煞風景?

想起來,早前網絡上常見「一個人去做 XXX」的寂寞等級排名表,例如一個人打邊爐、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看演唱會。個人估計,一個人露營的等級,相信不會太低。但能夠一個人做到的事情,兩個人做或者一群人去做,未必會變得更好。

如果你覺得一個人的時候太寂寞,你只是還未找到一個人的時候才能夠快樂的事情。孤單只是情緒氾濫,你看「孤獨的美食家」井之頭大叔,寂寞的人,其實總有尋找快樂的方式。

另一值得推薦之作,倒不是木村拓哉的新劇「Grand Maison 東京」,而是生田斗真暫別電視劇多時的新作「我的事情說來話長」。下週再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