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當黑夜太黑,就別迷戀蝙蝠俠這個「左膠」

A+A-
動畫電影「忍者蝙蝠俠」齊集葛咸城的英雄和惡棍們,穿越時空到了日本戰國時代,蝙蝠俠成為忍者軍團的首領,與惡棍對抗;圖為劇照。

這段日子,經常會想起小丑。除了「小丑回魂(IT)」那頭邪靈 Pennywise 所代表的極權和恐懼的隱喻,Joaquin Phoenix 版「小丑(Joker)」那個全民犯罪的葛咸城,其實還有一部作品,華納兄弟出資,日本動畫公司製作的「忍者蝙蝠俠(Batman Ninja)」。

日本版的蝙蝠俠動畫電影,西方超級英雄角色,混搭著東方傳統美學,水墨畫風相當唯美,故事則講述葛咸城的英雄和惡棍們,譬如雙面人、喪鐘、毒藤女、企鵝人、羅賓、貓女俠…… 當然,主角是蝙蝠俠和小丑,眾人一起穿越時空,被時光機吸到日本戰國時代,惡棍們先來一步,紛紛成為各地的戰國大名,當中勢力最大,就是自稱第六天魔王(即是織田信長)的小丑。蝙蝠俠則化身成忍者軍團的首領,與之對抗。葛咸城的種種恩怨,轉而在日本戰國時代遍地開花。

畢竟是以外國觀眾為對象的日式風情畫,電影從美學到歷史的借用,都有著非常簡單但不惹人討厭的東方主義。其中最為關鍵的道具,正是一株彼岸花/地獄之花(最近香港的抗爭文宣都會經常出現,洋紫荊腐爛之後變成彼岸花的剪影,寓意香港已成人間地獄)。故事之中,小丑為了騙倒蝙蝠俠,跟小丑女一起自行洗腦,在城堡爆炸之後完全失蹤和失憶,到蝙蝠俠和紅頭罩找到他們的時候,兩人早已不記得自己是小丑和小丑女,抹去滑稽濃妝,就只是兩個活在戰國時代的平常農村百姓。

當蝙蝠俠和紅頭罩迫他們露出本來面目,反而顯得自己暴力殘忍,而對方已經失去以前窮凶極惡的犯罪心。蝙蝠俠不愧是個左膠二世祖,道德金剛圈隨即收緊,就勸紅頭罩停手,表示在他們身上已找不到邪惡氣息,他們不是小丑和小丑女,至少已經不再是……

但蝙蝠俠的婦人之仁大錯特錯,農田裡悄悄冒出一株彼岸花,小丑和小丑女 —— 噢,即是那對看似平凡無辜的農村夫婦,隨即就在蝙蝠俠背後露出猙獰笑容。原來他們預先將自己的邪惡一面,當是人格記憶一樣隱藏起來,隱藏之後,卸去妝扮,就連自己都不記得自己做盡壞事,但一聞到彼岸花的氣味,邪惡一面就會自然蘇醒,原形畢露。(這段情節,應該有參考過「死亡筆記」,都算是作品借用的日本文化之一。)

小丑和小丑女以彼岸花隱藏其人格的邪惡一面,成功騙倒蝙蝠俠放過他們,誤以為他們失去記憶並已經從良;圖為「忍者蝙蝠俠」劇照。

更重要的是,到底小丑是否真的在邪惡一面以外,擁有善良一面?有沒有變回好人、「洗白」的可能性?沒有。絕對沒有。故事搧了蝙蝠俠一巴掌,別太天真,所謂善良一面,就算有,都是假面,是為了狡猾地隱藏惡意,以便繼續作惡而故意裝出來。

用今日香港最刺眼的警句,就是 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外國人的色情笑話,在香港猶如卑鄙者的通行證 —— 嚐過濫權犯罪的滋味,地獄之花的氣味已經上腦,回不了頭,也別期望扮失憶就可以回頭。

這部動畫電影裡的小丑,就跟 Heath Ledger 在「黑夜之神」飾演的小丑一樣,對蝙蝠俠一再進行犯罪誘惑,近乎「送頭」想煽動蝙蝠俠親手殺死自己。而一旦「私了」,蝙蝠俠就是知法犯法,與他對抗的罪犯再無分別。小丑最明白不過,犯了一次,就有第二次,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是毀滅蝙蝠俠及其背後代表的法治和公義的最佳方法。

執筆此文時,社交平台上正好有人提到「黑夜之神」的犯罪誘惑,如果按一個掣就可以殺死香港三萬名警察,按下去,就會瞬間失去過去所捍衛的公義。道理當然不難明白,提出這個說法的人,只是好意提醒大家逐漸淡忘的蝙蝠俠精神,但對方亦可能需要被提醒:

  1. 蝙蝠俠有無限資金、全副高端武裝,即使不按那個掣,都有極端不對等的武力足以消滅三萬名警察,殺與不殺,按與不按,他有選擇的餘裕,但大部分香港人都沒有。
  2. 蝙蝠俠從來沒放生犯罪者,姑息兇徒,只是不給予致命傷害,確保對方得到法律的公平審判及制裁。蝙蝠俠精神的最大前提,是葛咸城仍然屬於一個法治城市,不需動用私刑,犯罪者都會罪有應得,受到懲罰。但香港並沒有。半年過去了,根本沒有一個警員受到法律制裁,當一個城市的法治失去信用,都是那句,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
  3. 蝙蝠俠只是個傳說,香港的年輕抗爭者不是。那些下落不明的、失蹤的,是真的已經再也回不來了,親愛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