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為甚麼鄭若驊的樽領衫令我困擾

A+A-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對樽領衫情有獨鍾。 圖片來源:(左、中)路透社、(右)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天翻地覆改變歷史的六個月以來,居然還有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令我時時感到困擾,而有不吐不快的衝動,那就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對樽領衫近乎 obsession 的偏好。

到底是甚麼原因令這個女人在手腕脫臼的狀況下,依然堅持穿上樽領衫,寧願忍受每天必須經歷強行將脫臼的左手,伸過狹窄的袖管所引起的痛楚,而且是兩次?如非出於癡愛,誰會這麼做?如果你額頭上不幸爆了一顆暗瘡,你也會盡量避免穿樽領的,不是嗎?

這真是一個不可思議之謎,謎上加謎的是樽領衫的款式,最不適合她這樣的身形,而她居然特別喜歡穿。

樽領衫的設計,本來目的是作為禦寒的 layer,因此通常以緊窄取勝,特別適合纖瘦的身形。再加上樽領的包裹,會令頸部顯得較短,因此亦不適合頸部粗短的人。通常來說,男人的頸部比女人粗,下頷又方,如果穿上樽領,則腮頸連成一條直線,輕易就令頸部消失,視覺上會顯得有點滑稽。

綜合而論,樽領衫特別適合(或者說僅適合)身型纖瘦,胸部細小且頸長,亦即所謂 gamine 的女性。

Gamine 穿樽領衫的示範 :前美國總統夫人 Jacqueline Kennedy。 圖片來源:Michael Ochs Archives/Getty Images

正如一個細口長頸瓶,只適合插放枝幹清淨,花朵較小,花瓣緊湊的種類,譬如梅花、櫻花、銀柳等,而不會有人傻到用來裝大麗菊或者仙人掌,這點判斷力,只需要有基本的審美知識,難度肯定低於修讀法律學位,為甚麼鄭司長在這件事情上,判斷力如此低下,違逆常識?

我曾經批評過她衣著品味,引來不少網民斥我對她「人身攻擊」—— 可是時尚品味本身,便是建基於美學的一種批評和鑑賞,到底算哪一門的人身攻擊?中國遊客是全世界公認衣著品味差的族群,數以百萬計,又如何算得上是「人身」(personal)攻擊?

普通人亂穿衣,沒品味,不要緊,但鄭若驊不可以。因為她是代表香港的檢控官,法律精英。法律本身包含了世人對於理性、公正、中立的要求;從事司法的人員,至少在表面上應該給人專業、冷靜的印象,以及情理兼達的預期,而不是像機械人那樣只知道執行命令,甚至徇私舞弊。

有這樣的既定前提,要求鄭若驊穿衣得體,形象 decent,氣質磊落大方,難道不應該嗎?而一個滿臉浮腫好像酒肉過度,眼神鬼祟游離好像做了虧心事的人,真的適合代表司法?何況這個人長期堅持穿一種最不適合自己的衣服,其判斷力真的沒有問題嗎?

但是,這樣的奇葩就發生在香港,左看右看都是命中注定:因為任何一個端莊得體、光明磊落的人,又怎麼會和林鄭為伍?斷了手也喜歡穿樽領的鄭若驊,和不分寒暑也喜歡穿小鳳仙旗袍領的林鄭,組合在一起,不但錯得很離譜,而且錯得很和諧。

如果還有人繼續叫喊「穿甚麼衣服是高官的個人自由」,拜託,這些人翻手為雲一聲令下就可以令我們的自由隨時消失,他們早已典當了靈魂(可能也賣出了不錯的價錢),還在乎他們的「個人自由」,是不是傻?

好友熱心問,那麼她到底穿甚麼衣服才合適?一時我也答不上來,但此時此刻,她人生中出問題的,比該穿甚麼衣服嚴重得太多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