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救援而「與國家為敵」的藥劑師

A+A-
一名敍利亞男孩正準備接受藥物注射。 圖片來源:路透社

醫護人員拯救生命,是出於天職及人道立場,非在於政治立場。但敍利亞政府卻認定拯救反對者的醫護人員,就是國家的敵人,並施以酷刑及監禁。當地衝突持續接近 9 年,因提供醫療服務而入罪已成為常態。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每位醫護人員均冒着極大風險,在對抗總統巴沙爾(Bashar al-Assad)的地區提供醫療服務;其中一位匿名藥劑師直指偷運藥物,比走私槍械更危險。

在 2011 年 2 月敍利亞示威活動開始後不久,政府已對示威者使用致命武力,醫護人員只能暗地為抗爭者提供協助。大馬士革一名藥劑師的藥房位於抗議活動首次爆發的郊區,他則派發基本急救用品予抗爭者。

他說:「人們嘗試自發組織在房子中建立戰地醫院,並自行管理。有些醫生參與,我認識當中很多人,很多是我的朋友,但有不少被捕。」抗爭者要躲避情報機構,暗中照顧受傷者,請來醫護人員在私人住宅或安全屋中進行醫治,因為警察及情報人員會在公立醫院拘捕傷者。

偷運醫療用品

藥劑師開始組織醫護人員網絡,從朋友、親戚及組織處收集藥物及醫療用品,並將其發放出去。2012 年抗議活動遍及全國,並升級為武裝起義,政府則封鎖反對派控制的地區,阻截食品及醫療物資。這位藥劑師說:「政權截斷對他們的任何援助,聲稱這些人包括兒童、婦女或男子都是反對黨及民兵成員,全無差別。」

作為一名為公立醫院提供藥物的藥劑師,他持有衛生部門證件,可以不受阻礙地駕車駛過政府檢查站。藥劑師一直尋求方法,繼續為被圍困地區醫院提供藥物及醫療用品,像付錢予政府國民衛隊,以在政府界線外運送藥物及醫療物資,並將物資運送到抗爭者挖掘的隧道附近。

政權對醫護的憎恨

在曾任眼科醫生的總統巴沙爾領導下,敍利亞政府正大肆逮捕對民眾起義表示同情的醫護人員。他說:「如果他們在你車上找到武器,比找到輸血包及麻醉藥等要寬容得多。(在當地)從事醫學工作是一件非常艱鉅的事情,因為政權對我們的憎恨,比對人民、革命者的仇恨更大。」

政府的不信任或源於醫療專業人員受過教育,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藥劑師說:「他們討厭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因為我們正進行一些妨礙他們的行動,他們努力使所有人以相同的方式思考巴沙爾需要甚麼及想要甚麼,而不是反對他。」

被捕的威脅不足以令藥劑師停下腳步,他與朋友建立醫療供應網絡,當中包括 10 名醫生及醫護人員,他們會使用代號、在秘密地方救治傷者,只有他的朋友知道成員是誰,但最後才發現其中一名成員是政府線人。2014 年 7 月,敍利亞情報局特工拘捕小組負責人,並找到藥劑師,便衣情報人員包圍其辦公室,將他押送回家,以沒收他的電腦、現金及汽車。

之後在大馬士革情報機關,藥劑師遭毆打及折磨 60 天,他憶述:「審訊人員直接問我『你的槍在哪裡?你為甚麼要幫助恐怖分子?』」並向他展示了小組中一名同伴如何被酷刑折斷腰骨。審訊人員告訴他:「比起前線戰士,我們更恨你,為甚麼?因為你會治療人們,你會治療戰士。」

持續作戰

藥劑師最終簽了白紙,由審訊人員填寫供詞,當中一些細節是他們創作的,例如在山洞中儲存武器、認識阿爾蓋達組織及其他民兵的領導人等。要是最終入罪,他將無法活下來,但藥劑師家人付了 10,000 美元的賄賂,令他獲得釋放。

幾個月後,他又花 2,000 美元與妻子從大馬士革逃到土耳其,在離敍利亞邊界不遠的加濟安泰普(Gaziantep)市居住,並為一間非政府機構工作,向受迫害的敍利亞人提供人道援助。藥劑師說:「我們正與他們作戰,但不是用武器,而是以思想、關切以及人道主義工作進行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