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紅燒獅子頭

A+A-
中環匯豐銀行門口的銅獅子像在示威活動中被塗污焚燒。 圖片來源: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中環匯豐銀行門口的一對銅獅子,在示威活動中被塗污焚燒。因為獅子的歷史價值,有聲音認為不應該去破壞,亦有人繼而表示反對所有破壞的行為。「破壞」是不對的,但社會問題不是單從「對」或「不對」就能夠解答。

露宿者和他們的雜物既阻礙通道又不良衛生,私自霸佔公共地方亦會影響其他道路使用者。所以露宿者無論從公共行為抑或法理上的確是錯的,你可以譴責他們,公共機關將他們驅逐也合情合理。將他們拘捕,把他們的行李當成垃圾丟掉,夜裡在地上澆水,這些方法都能解決「行人通道有露宿者」的問題。

但這沒有解決「露宿者」的問題。趕走了一個無家的人,他只能跑到別的地方睡,不會突然有地方可以落腳。

將露宿者驅逐到視線無法觸及的角落就當成「解決問題」,是因為認為「他」是一個例外,只要解決一個「他」,秩序就會回到正軌。如果忽視「露宿者」這個結構性的社會問題,只會使更多的露宿者出現。將資源放到驅逐的行動上,也只會錯過改善勞動福利政策的時機。

這和感冒傷風吃藥是一樣的,這個世界實際上不存在治療感冒傷風的藥。藥只不過是用來減輕症狀,不會治癒你,真正治療你的是免疫系統。藥的作用只是讓你短期內少點痛苦,爭取時間讓你自癒。所以免疫系統失效 —— 例如患上愛滋病,你吃多少感冒藥也不會好起來。

有人燃燒銅獅子,由危險縱火到刑事破壞,你有數不盡的理由去譴責,政府機關亦有法理依據去拘捕、監禁犯法的人。這些方法貌似有效,但實際上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只會讓你在短期內看不見問題。「破壞是不對的」,這個判斷只需小學程度就懂,但只懂得「破壞是不對」的人,就只有小學程度。

在這個城市的今天,撲倒去破壞的人與驅趕露宿者的行為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假設這是特殊例子,按下一個「脫軌的個體」就能解決。可惜這已經是全體病變的末期症狀,消除症狀不能治癒病變。正如上文所述,一個愛滋病人患感冒,吃一大堆感冒特效藥也不會痊癒。

在一個崩潰的社會體制、失效的法治系統中,無論譴責破壞行為一百萬次,抑或關多少人到監獄裡都是沒有意義的。你跑去作一個沒有意義的譴責,只會讓自己好過一點,穩固一下自己內心的價值觀,對解決現實社會的問題毫無助益。

至於怎樣治癒病變,請不要今天還來問,那五個步驟早就寫得很明白。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