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有特色的災難方程式

A+A-
彈豎琴的大衛王(Gerard van Honthorst 繪,1622年,局部)。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瘟疫再度降臨,但 2003 年的記憶尚未褪色,這一次,香港人的憤怒情緒似乎蓋過了恐慌情緒:因為第一次的時候,尚且可以責怪自己無知,輕信政府,對於中國政治和民情缺乏了解,而毫無心理防範。

但短短 20 年不到,同樣的瘟疫居然第二次殺到,範圍更擴大到全世界,難道只是簡單一句「唔好彩」就能解釋?

「唔好彩」這個藉口,說一次,還可勉強接受,兩次以上,你會不會收貨?為甚麽總是這個國家的人頭頭碰著黑,各種瘋狂的災難,像烏雲一樣如影隨形,從來不曾消散?如果很多人都認同「性格決定命運」的說法,將個人換作整體的話,為甚麽就不是「民情和政治」也能決定社會命運呢?

事實上,瘟疫這件事,從古至今都為神秘色彩所籠罩,非人力所能盡釋,並不完全是古人無知,缺乏醫學知識所導致。

這種神秘色彩,在於不知從何源起,也不知如何傳開,甚至不知如何消失,一切都在人類不能察覺的狀況下悄然發生,無聲無息,各種因素如何碰撞交織,推波助瀾,環環相扣,精確互動,如此龐然的連鎖反應,令人無法不思索,幕後是否有無形之手在冥冥中操控,維持一種高於人間的秩序?

有信仰的人相信瘟疫是上帝的懲罰。聖經記載以色列王大衛犯錯之後,心中自責,向上帝禱告。上帝給他三個選擇:一,國中有七年饑荒;二,被敵人追殺三個月;還是國中有三日瘟疫?大衛王思前想後,最終決定選擇瘟疫,情願落在上帝手中,也不要落在人的手裡 —— 饑荒和仇殺,都是人為的災難,遠比上帝的懲罰更為恐怖。

當然,狂妄無知的人,對於超越人類感官的事情,一概缺乏足夠的想像力,而香港的膠官還在言之鑿鑿,叫大家「做好防護措施」,事實上他們自己心中也完全沒有數,一切都是睇天做人,唯能祈盼自己可以得到僥倖的豁免,不要中招而已。

至今中國社交網絡上許多人依然高喊「人定勝天」,相信人類所認知的科學技術可以解開謎團,對世間所有事情都有答案,而不是對天意或者天威,萌生一絲憂懼。當然,不僅是今日無神論唯物主義的新中國才如此,即使過去的儒釋道混雜的文化傳統,也對超然的主宰不甚了了。

隨著瘟疫擴散,有的人騙過外國入境成功逃亡,而忍不住慶幸自己機靈;有的人驚慌失措到處遊走,只曉得隱瞞自保;剩下的人只好發出毒咒,希望更多的人陪自己一起受罪;甚至有人但求輸出病毒,如果能禍害假想中的敵國,大概也算愛國有功吧?

凡此種種心態,應該說,從側面可以反映出一個社會的道德倫理,他們起先瞞騙,瞞不過便索性聽之任之,坐等失控,一發不可收拾之後,便存心鬥氣,惡意加害,務求擴大受害範圍,像北京土話說的「就算死也要拉一兩個墊背」—— 這是一道炮製災難的方程式,從上到下,從官到民,思維方式也如出一轍,堪稱文化特色。回頭再看林鄭班子從頭到尾的作為,有哪一步不是按照這個方程式所運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