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如果給我改「乜代宗師」的劇情,我會改成……

A+A-
電影「乜代宗師」有一定說道理的意圖,但是無法在最終決戰的時候將道理表現出來,浪費了前文的鋪陳;圖為劇照。

看完「乜代宗師」,結尾變成了兩人耍花槍,讓評判看得發呆出錯,我多少是不喜歡的。作為一個以中年人振作為主題的故事,比起這結局,我會更期望能夠看到一場認真而有巧思的最終決戰。所以,看完之後,我總在想這電影的結尾要怎樣修改。

例如,故事中講到,主角的「馬家拳」是一種沒有實戰價值的拳法,編劇者在此並非沒有巧思,也並非單純說主角不認真,而是「馬家拳」是一套在馬上用的拳法,不騎馬就發揮不了威力,這可說是一條伏線。

那時候我就在想,在電影高潮的決戰時,主角會不會在擂台中找到一個形勢或位置,可以重現在馬上作戰的環境,使「馬家拳」的威力能夠因為有適合的環境而發揮出來?畢竟戲中一直強調這不是正式的拳擊比賽,很多規則都用不上,我有想過這是為了讓主角以巧思在台上重現馬上戰技。

在決戰時黃子華站在台柱時,我有一瞬間想過會這樣發展,如果是真的,那麼故事的寓意會變成「一些知識技能看似沒用,只是因為未碰上適合的環境」,最後沒有這樣的發展,我是覺得挺可惜的。

另外電影中有提過,雖然「馬家拳」是沒用的廢拳,可是畢竟練了幾十年,總有些根基在。後來有一段情節,主角鍛練拿石頭跑步時,憑著意志力在成績上超越了對手。我在想,會不會是想表現出雖然拳法沒用,亦沒有實戰價值,可是長年累月的武術鍛練,使身體刻下了深厚的基礎。

去到黃子華以捱拳的方式,以三拳換一拳時,我是立即聯想到,也許劇本就有著這意思。雖然拳技不夠,可是身體比對方更能捱打、拳也更重,如果是這樣發展的話,那就是在劉心悠被毆的時候,會驚訝雖然拳法經常打不中,但打中時就有驚人的破壞力。

這樣發展的話,故事的訊息就會變成「在一切技巧無用時,基本功還是不會背叛你」,不過劉心悠被打時,似乎也沒有特別感受到拳重,這裡也許只需加一段內心獨白,以及一下慢鏡頭的驚訝表情,就能表現出來。

最後祖先顯靈,說「水向低流」的時候,也沒有真的表現到出來。我想起一開始黃子華有訓練舉起手護衛頭部,最終黃子華卻發現劉心悠因為習慣了這套而疏於身體的防禦,反而使其變成弱點,這也能交代出「太過習慣一套做法會變成弱點」的道理。但遺憾的是,在最終決戰中,我沒看出哪部分表現了「水向低流」,這樣祖先的話恐怕也是白說了。

這電影是有一定說道理意圖的,有很多成語與道理,有講上善若水,也有講 be water,也有講水向低流,不斷強調水的意像,但這樣的話,在最後決戰就應該要展現出「如水」和「非如水」的對立。

若無法表現在最終決戰當中,那道理是講不出來的,即使再怎樣強調水,我們也無法從主角的行為與經歷中,學習到為何要如水,怎樣才是如水。現在這個結局,我看到的並不是如水,救了主角的只是女主角對他的同情與愛,而不是這故事一直在強調的水之哲理,浪費了一直的鋪陳。

作為故事,首尾呼應,起承轉合是很重要的,「乜代宗師」在前面其實有很多材料,可以給結局呼應去收尾,這個劇本,修改一下也許能拍出更好的作品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