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滋長東南亞反中情緒

A+A-
縱然印尼官方未有任何武漢肺炎的確診個案,但戴口罩已經成為雅加達市民的防疫習慣。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武漢肺炎疫情未受控,部分與中國聯繫緊密的東南亞國家先後封關,但仍未能平息公眾的恐慌,疫情成了民間對中國積怨的大爆發。菲律賓人眼見大批口罩送予中國抗疫,卻無分發予國民,令總統杜特爾特長年的親中政策惹來反彈;印尼網絡謠言四起,盛傳「小米手機能散播新冠病毒」,抵制中國貨和針對華人的流言此起彼落,其擴散速度似乎遠比病毒來得更快更廣。

菲律賓是當前封關最徹底的國家之一,杜特爾特在 1 月 31 日宣佈,禁止所有來自疫區的中國旅客入境,禁令於 2 月 2 日擴展至來自中國、香港和澳門的所有外籍人士,但記者 Nick Aspinwall 報道指出,其實在封關同時,杜特爾特可是全國眾矢之的。

兩名來自武漢的中國人,1 月 21 日經香港抵達馬尼拉,先後到菲律賓 3 個省旅遊,25 日懷疑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入院。但衛生部長杜克(Francisco Duque)仍拒絕封關,聲稱會造成「政治和外交影響」,一下子點燃了菲律賓人積壓已久的不滿。他們指責杜特爾特政府長年親中,面對中國海軍闖入有主權爭議的南海時態度軟弱,還放任中國建造人工島,又向中國公司借高息貸款進行大型基建,如今疫症蔓延,還要把中國利益置於國民健康和主權之上。

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Diliman)政治學副教授 Herman Kraft 指出,政府對防堵中國疫情傳入反應遲滯,與杜特爾特深入民心的親中形象吻合。「這給人的印象是,比起保護菲律賓人,總統更擔心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以致可能有愈來愈多帶菌者入境。」

政府防疫鬆懈之餘,政要還挪用本土資源接濟中國。任職參議員的菲律賓紅十字會行政總裁 Richard Gordon 於 1 月 26 日宣告,已送達價值 140 萬美元的菲律賓製口罩予中國抗疫。消息隨即惹起眾怒,很多菲律賓人指責,半個月前塔阿爾火山(Taal Volcano)爆發,政府都沒有為居民提供口罩,現在竟然把口罩送給中國;總統發言人 Salvador Panelo 更堅拒任何免費派發口罩計劃:「根本就沒有(免費口罩),又談何派發?」

杜特爾特根據地達沃市(Davao City)同樣是民怨四起:口罩短缺令商人趁機抬價,街上到處有小販高價兜售口罩;在臨封關之前,來往福建晉江的航線仍照常營運;報章 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更揭發,中國旅客未遵守 14 日強制隔離規定,大批湧至當地著名景點,更叫民情沸騰。

馬尼拉市民爭相排隊到藥房搶購口罩。 圖片來源:路透社

疫情不單動搖杜特爾特權威,反中國的情緒也殃及池魚 —— 華裔菲律賓人同樣受到針對。地方報章 SunStar Davao 華裔專欄作家 Tyrone Velez 指出,杜特爾特任職達沃市市長期間,便開始吸引中國大陸資金以「發大財」。民間積怨後因疫情推至沸點,「政府卻好像沒有人控制大局」,連現身穩定形勢的人都沒有,使華裔菲律賓人的處境愈來愈困窘。

雖然華裔菲律賓人有數百萬之眾,幾乎完全融入菲律賓社會,但其中很多人都相對富裕,又是傳統的精英階層,把持大量社會資源,因此不時引起民眾的怨恨。另一邊廂,有大批中國人越洋到菲律賓工作,知情人士估計,單單是網上賭業,便有 10 萬至 25 萬中國人在菲律賓非法就業。他們也被指奪去當地人的就業機會,拖累華裔的整體社會形象。

杜特爾特臨崖勒馬全面封關至今,菲律賓只有 3 宗確診個案,當局正密切監察超過 200 名接觸者情況,而最早確診的其中一名武漢旅客於 2 月 1 日離世。按目前情況觀察,菲律賓或可免於社區爆發風險,但社會對中國人和華裔的仇恨情緒,卻比疫情更難以防控。

小米手機喇叭傳播病毒?

一海之隔的印尼,中國旅客可謂絡繹不絕,至今卻未有任何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是武漢 10 大國際航線中,唯一未見確診個案的目的地。當地有最少 8 名病人在醫院接受監察,另外 12 人測試呈陰性反應。不論印尼的「零」紀錄,是否局方疏於檢疫的結果,也無阻反中的陰謀論四起。

印尼作家 Kate Walton 指出,民間對疫情的恐慌正在社交媒體散播。譬如有傳某某醫院、某某城鎮爆發大規模感染,更有 WhatsApp 訊息宣稱小米手機可以播毒:「扔棄你的小米手機!冠狀病毒來自中國,經伺服器蔓延,由小米的喇叭傳出來!」

2 月 2 日,印尼人乘坐武漢航班回國後,防疫人員為他們噴灑消毒劑,並接受 14 天的隔離。 圖片來源:路透社

這些流言迅速發酵,很快便轉為針對中國人和華人。雅加達居民 Drevina Andarini 宣稱,母親叮囑她不要到人煙稠密的公眾地方、不要進食或使用所有中國製產品,更不要觸碰「華人」。「我不知道這樣離譜的理論從何而來,我媽媽則聲稱是在網上得知,文章作者自稱是醫生。」

更有陰謀論宣稱,新型冠狀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武器,背後與殲滅維吾爾穆斯林有關。有 Facebook 帖文聲稱:「不要受中共所騙!在武漢傳播的冠狀病毒,是中共散播的致命武器,是其消滅穆斯林的國家大計一部分。」

根據「外交政策」雜誌觀察,大部分訊息都是由長輩或家庭圈子發放,也有醉心宗教救贖的年輕穆斯林,同樣是易受煽動的一群。現年 28 歲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員工 Yona 坦言,曾經嘗試向印尼人闢謠,但每當這些訊息提及「末日」(azab)或者「來自阿拉的懲罰」,讀者便很少夠膽質疑。

雖然印尼華人只佔當地人口 1.2%,但其反華反中情緒從不停歇,也遠比菲律賓來得暴烈。1965 至 66 年間,數十萬懷疑共產黨人和左翼分子被屠殺,華人為主要受害者;1998 年,蘇哈托倒台後爆發暴動,過千華人被殺、近百華人被強姦。

隨著中國的政治和市場影響力愈來愈著跡,印尼反華情緒也在互聯網年代再次滋長。2014 年,信奉基督教的印尼華人鍾萬學當上雅加達首長,被激進的「伊斯蘭捍衛者陣線」(FPI)指控反伊斯蘭,更有「穆斯林網路軍」(Muslim Cyber Army)散播煽動群情的假新聞,鍾萬學最終被判入獄 2 年。與此同時,指「中國進口辣椒有菌」、「成千上萬中國人湧入印尼搶工作」的謠言,近年同樣不脛而走。

不論印尼是否保持到「零」確診紀錄,疫情已經為此起彼落的反中反華情緒提供新燃料。不難想像,可能會有印尼人要求隔離大城市中所有華裔社群,甚至被鼓動襲擊懷疑「播毒」的醫院。根據印尼的歷史經驗,這些傳言所觸發的行動,威力可比病毒更具毀滅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