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島:澳洲進行隔離檢疫的鬼地方?

A+A-
聖誕島俯瞰圖。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武漢肺炎疫情,由 12 月至今明顯還沒有受控。香港政府應對方法飽受批評,其中一個爭議是強制檢疫中心的選址,政府在沒有充分諮詢的情況下,找了極近民居和工業區的駿洋邨,引來當地居民抗議。在很多國家,政府都會進行隔離檢疫,而澳洲政府就選擇了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隔離由湖北歸澳的國民。

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是澳洲一處海外領地,位於印度洋東部,距離澳洲西部最大城市珀斯足足 2,600 公里,但就只離印尼首都雅加達 500 公里。在 1643 年聖誕節,英國船長 William Mynors 發現該島,並命名為聖誕島。聖誕島面積有香港 8 分 1,但現時人口就只有大約 2,000 人,密度很低。有趣的是,島上大約 7 成人口是華人,另有 10% 是馬來人,白人只佔少數,是東亞和東南亞以外,鮮有以華人為主的地區;雖然英文是當地的官方語言,但廣東話十分普及。而島上之所以有很多華人,是因為 19 世紀末,英國人在島上發現磷礦,於是在找了大量華人苦力開採,這些華人後來就落地生根了。

聖誕島在 2003 年起成為拘留中心,多年來收留數以萬計的難民。島上的拘留設施和拘留情況飽受國內外各界抨擊,人權組織批評拘留中心恰似監獄,但難民不是囚犯;加上難民也多番示威反抗,拘留中心在 2018 年一度關閉。可是在 2019 年,澳洲總理莫里森指出要打擊人口販賣和非法移民,再度重啟聖誕島拘留中心。

到今年武漢肺炎大爆發,聖誕島再次成為澳洲媒體焦點,因為莫里森宣佈從湖北撤僑,但首批 241 名澳洲公民在返抵澳洲大陸前,要先在聖誕島隔離 14 天。

一個從武漢撤回澳洲的家庭,在聖誕島上的隔離設施中散步。 圖片來源:路透社

這項措施遭到多方狠批,尤其是華人社群,表示政策有歧視成分。來自悉尼的 Daniel Ou Yang 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們連降落在自己的國家都不行。」他認為若自己是澳洲白人,未必會受到如此待遇。一名劉姓女子指自己不是囚犯,不明白為何要關在拘留所。亞德萊德的 Wenbo Yu 更向美國廣播公司(ABC)表示,他希望一家人留在武漢,因為聖誕島的情況比武漢更讓人難以捉模。澳洲醫學協會主席 Tony Bartone 也開腔,認為聖誕島的醫療設備未夠完善,而且歸國僑民已經身心疲憊,聖誕島的歷史令他們更易感到壓力和恐懼。

然而澳洲當局表示,短期內難以有更好方案,內政部長 Peter Dutton 表明難以在一間醫院騰出位置容納二百多人,而聖誕島的設施正是為這種特別情況所構建的。在 1 月 31 日,澳洲政府已派出 24 名醫護人員和頂級醫療設備到聖誕島作準備。澳洲紐卡素大學流行病學家 Beverley Paterson 則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支持政府政策,認為武漢肺炎傳播力極強,而且澳洲對這種新疾病認識不多,把自疫區歸國的人安置在偏遠地方強制隔離,是最理想的醫療對策,若果聖誕島醫療設備充裕,這個安排是合適的。

到 2 月 15 日,首批送往聖誕島的歸國僑民開始獲准離開隔離營。事實證明,聖誕島沒有人們想像般糟糕,David Huang 就向「紐約時報」表示島上設施不差,飯菜有水果和蔬菜,人們甚至可以抽煙和玩 Xbox 360 及電腦遊戲。當地電台特別廣播服務公司(SBS)就訪問了這些歸國僑民,有女子表示:「我感覺到大家對我們非常、非常友善。感激澳洲政府,每個人對我們很好。當我們抵埗時,他們高呼一句『歡迎回家』,讓我心中溫暖無比。」另外一名盧姓爸爸甚至形容聖誕島上的「家庭體驗很棒」,膳食很好,政府反應非常快,並高呼「我很自豪能成為澳洲人」。一位黃女士則提到,隔離經歷令她結識到不少武漢同鄉,能夠一起聊天和打牌,非常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