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英國分裂又何妨

A+A-
英國於本月正式脫歐。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香港多事之際,原來幾星期前,英國正式脫歐了。脫歐脫得靜悄悄的,若不是當晚附近有些鄰居在放煙花,我也幾乎忘了這等大事。

脫歐議題由石 Sir 打算移居英國起,一直都是英國大事,爭議不斷。但早前大選之後,支持脫歐的 Boris 政府大勝,英國人願賭服輸,在聯合王國境內愛爾蘭海中間自割一刀的脫歐方案,原本比舊 backstop 方案更具爭議,卻竟然都獲通過了。

此方案若正式推行,則變成一國兩制,北愛跟愛爾蘭共用一制,反而與份屬一國的大不列顛島行不同制度。

這等地區分制,本來並非新鮮事。但北愛本來就支持留歐,跟英國的關係若即若離,北愛的天主教徒人口最近終於超越基督教徒,南北宗教分歧漸少,脫歐後把北愛放到愛爾蘭的同一制度去,情況就有點尷尬。果然支持北愛脫英的新芬黨(Sinn Fein)在早前的選舉中取得歷史性高票,南北愛爾蘭統一脫英入歐,愈來愈有可能

另一邊廂,蘇格蘭幾年前公投留英,最主要原因乃為保留歐盟成員身份。但既然英國脫歐,蘇格蘭重新公投脫英,可謂名正言順。而且支持英國脫歐的理據,放在蘇格蘭脫英一事上,同樣適用。若英國人可接受英國脫歐,其實並沒有甚麼理據反對蘇格蘭脫英。

這樣聽起來,大英帝國未來豈不是內亂不止,一塌糊塗?

非也。

國家內外不同地區分分合合,本就是尋常歷史。就算英國真的一分為三,天也不會塌下來,太陽仍舊會升起,三個體系以後大概仍生活如常。以上這些分裂國家的討論建議,不但無礙國運日常,也不會引來「你是否流著英國人的血」這等無稽的指控。

英國體制成熟,以民為主,以民主方式共同決定大家命運。此制度有時確有爭議,延緩決定,例如脫歐一事,爭論跨年,但卻也因此有更多時間大家各推方案,探討利害,反覆討論,知道有沒有方案可符合所有要求,讓大家心悅誠服接納最終方案。如我上文所述,既通過公開合適方式定案,大家都是負責任的成年人,願賭服輸,以後共同承擔結果就是。

那邊廂,堂堂 14 億人口大國,經常以英國或西方政治議決緩慢、常有爭議為由,反對推行,甚至以事事定於一尊為優而自我感覺良好。卻不知對於大國而言,人口眾多喜惡各異,只靠一人說了算,根本就不能服眾,在此制度下,一次天災人禍民心思變,總成大禍。

在英國居住兩年多,留意到英國雖爭議不斷,但制度成熟,最後總能定案服眾;而另一邊廂中港兩地,政府事事只求一錘定音,甚至不以違反民意為忤,恐怕社會動蕩只會持續。作為居英港人,看到家鄉如此,心實悲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