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 —— 以抗疫為名的壓迫

A+A-
圖中武警正為接受隔離的維吾爾人送上食品。但有報道指,不少維吾爾家庭,正面對糧食不足問題。 圖片來源:Feature China/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為對抗武漢肺炎疫情,中國政府不惜向公民實施嚴格人身限制。對本已遭受各種壓迫的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來說,「疫情阻擊戰」帶來的,恐怕只有更多限制和剝削。

儘管過去有地方官員強調,「再教育營」的穆斯林「學員」大都已離開學校、「過著幸福生活」,但外媒及學者多持懷疑態度。如此一來,上百萬名仍被關押的穆斯林,不僅繼續喪失人身、宗教自由,無法與家人聯繫;在疫情雙重打擊下,空間不足、環境惡劣、醫療資源匱乏的拘留營,無疑會提高營內人士受感染的風險。有人權組織成員認為,營內爆發疫病只是遲早問題。

過去曾被囚禁在拘留營的維吾爾人 Mihrigul Tursun,上週六在美國一場記者會上形容述拘留營的環境。自 2015 年起被囚 13 個月的 Tursun 稱,自己曾在一個擠滿少女至老婦的女性牢房中待過幾天。因為擠迫,她們只能時刻站著,輪流讓部分人入睡。每天,守衛只會打開牢房門上唯一的通風小孔數小時。如此侷促的環境,生病似乎必然。Tursun 便表示在營內見過有不少人生病,但從未有人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現在冠狀病毒肆虐,我非常擔心他們都要死了。」

正在家中隔離的維吾爾人,則可能面對糧食問題。亞洲自由廣播電台(RFA)指,新疆官員為阻止武漢肺炎在當地傳播,實行強制隔離措施,但許多居民在此期間無法得到足夠食物供應。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報告指,自 1 月 24 日左右,所有新疆居民獲明令要留在家中,「嚴格的限制,使居民幾乎無法購買食物、藥品及其他用品」。上週,便有一段短片在流亡維吾爾人社交媒體之間流傳 —— 一名男子在新疆伊寧市街上向官員大吼,稱自己的妻兒因為沒有食物,全都餓死了。

亞洲自由廣播電台在伊寧市訪問另一位維吾爾族婦女,得知其一家七口的情況。受訪婦女指,除了家中 4 個小孩,其餘 3 個成人每日只能吃一頓飯,且自隔離令生效近十日以來一直如是。「每天都要擔心孩子們的食物問題。丈夫說我們可以挨餓,但孩子不能,所以我們自己吃饢(naan),另外煮飯給孩子吃。」她又表示,家裡已沒有足夠糧食,自隔離檢疫以來,一家人亦未嘗肉食,8 歲的女兒更試過餓暈。但不幸的家庭何止一戶,她透露,附近很多人同樣苦苦掙扎。

攝於 2018 年,和田地區「再教育營」。中國官方媒體稱,3 萬新疆居民已回到和田一帶「工廠」復工。 圖片來源:路透社

隔離有助保障人們不受感染,卻要面對飢餓。另一方面,基於「做好防疫、有序復工」政策,被逼復工的維吾爾人,卻要擔心在工場中受病毒傳染。據報,近日已有 3 萬多名當地勞工,遭成批遣送回新疆和田地區復工。喬治華盛頓大學經濟學博士、維吾爾裔美國人 Ferhat Bilgin 認為,中國政府力求避免經濟災難出現,維吾爾族勞工的死活對他們來說無足輕重:「他們活下來可帶來利潤,死了也只是『可惜』。維吾爾人淪為成為國家商品。」

除了新疆,維吾爾人的復工足跡遍佈全國多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一直迫使維吾爾人前往湖南、江蘇、江西、浙江等各省工廠。正如 Bilgin 所言,儘管有潛在感染風險,但維吾爾人提供的生產力,仍是當下提高產能的一部分。流亡組織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 Dolkun Isa 則憂慮,難以保證在疫情威脅下,以廉價勞工身份在外工作的維吾爾人,能活著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