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典型的 loser 怎麼就騙了數億人?

A+A-
馬克思(圖左)與好友恩格斯及妻兒合照。 圖片來源:Mondadori via Getty Images

瘟疫是讀書的時節,最近好友推薦一本書,其中偶然提及馬克思生平細節,看了不禁嚇一跳。

内容無非來自當時的書信、日記、報紙評論之類,想必任何研究馬克思的專著和他的傳記都有所記述,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等「嚴肅書籍」,才大驚小怪吧。

但歷來研究馬克思的人,似乎對他的生活細節都不很在乎,以至於完全聚焦於他的政治理論,將他當作一號大人物來認真對待:譬如強調他何等博學,廢寢忘食地讀書,天生為思考而生,平時不理生活庶務,像一個世外高人。當然,曾幾何時在中國,馬克思更是神一樣的形象:他身形偉岸,兩眼炯亮,鬍鬚茂盛,一副英明神武的樣子。

歷史對馬克思的評價似乎十分複雜,又有政治立場的因素,又要解釋經濟理論,還要連繋 19 世紀中葉的文化思潮,總之就是忽略他生活化的一面。

可是,他的真實生活極其不堪,任何一個正常人也會替他感到憂慮。

譬如,倫敦一名專門視察流亡人士的官員,到他家例行探訪發現:馬克思住在倫敦最差最廉價的一區,只有兩間房,屋裡沒有半件乾淨或者像樣的傢具,所有東西都很破爛,到處都蒙上一層厚灰,茶杯邊緣是破口的,用過的刀叉和煤油燈、墨水瓶、煙管堆在一起,桌上鋪著煙灰,「骯髒到極點」。但這個官員對於他們夫婦,住在如此混亂的屋裡而毫無半絲尷尬,還待客殷勤,覺得他們「古怪得來很有趣」,尤其是他們生動暢談世界大事,機智有趣,可以令人忘記屋裡的一切缺點。

家居環境應該是心智狀態的一個側寫,據說天才和瘋子的家居都極其混亂,因為他們的頭腦不像普通人般「乏味」。令人驚奇的是馬克思的妻子居然也能忍受,她本來是貴族小姐,卻被這個靈魂裡燃燒著革命激情的男人打動,但事實是,馬克思窮盡心血研究歷史、政治、經濟社會和「人類的命運」,卻從來沒有想過如何令他的太太和兒女每天吃飽飯,做件新衣服。

馬克思是一個看不起工作的人,他對於工作、收入、家庭、財富的觀念都很扭曲,一生人幾乎沒有賺過甚麼錢,沒有任何專業可靠的技能,也沒有得過一個正式任命的職位,雖然沒有錢,但他的頭腦可不是無產階級打工的人可以相比,他依然用貴族的眼光打量世界,視賺錢為可鄙的俗務,但他自己拿別人饋贈的錢,卻心安理得。他總是欠債,長期處於破產,好心人給他錢讓他清理債務,他卻大手大腳亂花,喝酒、僱車、拍照、觀光,過「紳士的生活」,而不顧妻兒在挨餓。

其實馬克思的生活,完全可以用一敗塗地形容,妻子和他結婚,幾乎沒有享受過一天幸福,兩個女兒成人後都自殺身亡。無論用甚麼時代的標準衡量,他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男,伏爾泰嘲笑「有種男人沒有能力持家,躲在閣樓裡,卻有本事經營全世界」—— 馬克思就是人版。

當然,我們不必用儒家那套無稽的齊家治國論來反證,只以一個人要對自己負責的最低標準來看,馬克思也很失敗,而他在生活上的失敗,絕不是他創造的「精神財富」所能彌補,因為他的政治理論,其實和他本人一樣,無非是從深重的怨憤中所得出的偏見 —— 是不是因為他無法在自由競爭的經濟中謀生,因此刻骨仇恨資本主義,情形就像一個毒男總是被女人拒絕,然後就大罵所有女人都是妓女那樣;由於他的生活一直物質匱乏,自己又無能為力,所以才癡心想像一個物質絕對充裕,不需要競爭的社會制度?

從生活細節足以了解一個人,世人對於馬克思的「思想」不厭其煩地分析,好像他有多麼震古爍今,會不會有點多餘?這樣的男人,就算有其天才之處,但在生活上更像個瘋子,極度自戀,又不能生活自理,何必要害人呢?

這樣一個癲佬,近兩百年來,居然成為了甚麼精神領袖,哲學大師,最有影響力的天才思想家,可能在以前那個年代裝神弄鬼比較容易,好像他的徒子徒孫,也是由知識分子吹捧,甚至給外國記者鏡頭包裝一下,偉大的名聲就傳遍全世界。

可惜,當年沒有社交網絡,沒有八卦媒體去採訪他太太,到他家去直播,看看家居擺設,他的生活清潔習慣,而最重要的,看看他的妻子和女兒,精神是否正常,健康狀態是好是壞,一目了然的事,怎麼就哄得數以億計的人,去相信這種「魯蛇」、渣男、精神病自戀狂,能開創一個美好新世界,帶領全人類幸福?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