紳士大哥:真槍實彈的三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

A+A-
武漢肺炎疫情重創各國經濟。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一年前還在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在金融層面開打了,卻誰都沒想過,真槍實彈的戰爭還真的有機會發生。

商業全球化令國家之間的利益界線漸變模糊,不同國家的國民在對方領地互有資產,強大經濟體之間幾乎已無可能發生實彈戰爭。爭奪地位的戰事改以金錢形式開打反而更合潮流,因此,去年美國為阻止中國進一步發展成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以制裁「華為」作第一波攻擊,展開了一連串的鬥爭,就被我形容為實質意義上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中國過往十年因「一帶一路」急功近利,讓世界有所警惕。由關稅以至各行業的商業限制,美國慢慢將原本只著重眼前利益的歐洲各國以至世界其他陣營都慢慢拉攏,建立全球包圍網,中國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劣勢。但經濟戰爭不比真槍實彈,勝負分野絕不會如此分明,因為中國市場假使真的徹底崩塌,美國的利益也會受重創,所以後期的拉鋸膠著就在預期之內。

經濟戰爭正要到下一階段之際,無人料到武漢肺炎,卻把全球拉進另一次元級別的水深火熱。

有一說法指武漢肺炎是中共的秘密武器,作用是在國家經濟危難關頭,以國難轉移視線,減輕國民因經濟不景而對政府產生的怨懟,穩定政局。

這說法孰真孰假我們大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然而武漢肺炎的破壞力卻是無庸爭辯。西歐及美加等地雖損失人命及經濟,惟國家體系卻不易動搖,執政黨政策不佳就下屆換別個上台,民主體制的優勢在此輕易可見。

相對地,中共所面臨的挑戰卻可以說是史無前例。中國經濟累積多年的急速發展本已走上樽頸,為確保長遠發展,把最後的資金大量投放到「一帶一路」計劃中的南亞及非洲等國,這種放手一搏原本可說是高瞻遠足,惟因中國的發展威脅到美國世界霸主之位,而引來對方瞄準時機打響戰鼓,則是他們無法避免之事。

國內資金短缺本已是急同燃眉,各懷鬼胎的高官加速將資金運走,更如河堤崩塌般一發不可收拾,想藉著送中條例一石二鳥打擊高官走資並打劫香港商家的計策又一波三折。豈知低處未算低,今年來勢洶洶的肺炎殺了幾多中國人民,我們根本無從查考,但全國的工商業因疫症陷入停擺,對於中國國內經濟的壓力又進一步加劇。

尤甚者,這次疫症揭露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危機,各國由政府到大小企業終於發現,繼續將所有生產線依賴於單一國家,雖然能獲得價格優勢,但背後的風險原來可以如此巨大,不少企業就趁這次武漢肺炎順勢整頓政策。猶如骨牌效應的工廠撤離,於國內已經成了一個潮流,中共即使能在疫病之中脫身,但擺在面前的路卻是凶險無比。

現金成為中共在短時間內最緊張的救命符,但錢從何來?

正所謂「人窮思舊債」,一眾「一帶一路」的債仔無可避免成了最大的目標之一。問題是,人家無錢才會問你借,你現在就要他還錢,石頭又搾得出水來麼?這困局基本上就和歷史上不少戰爭發生前的處境相似。

要明白,中共的高層在 1989 年了解到一旦倒台,等候自己的絕對是千刀萬剮的下場,因此他們連手無寸鐵的學生都可以派坦克去輾壓。如今處境相同,與其讓自己身首異處,狗急跳牆將矛頭指向國外,並藉戰爭煽動民粹感情,藉塑造一個共同外敵來避免自己成為眾矢之的,又有甚麼好猶豫?

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國土戰爭機會依然細微,但假設戰場是出現在那些「一帶一路」的國家上,於雙方而言正是各取所需。當世界資源還算充足時,強國之間血肉相搏的機會微乎其微。但疫情至今三個多月未見緩和,多國為了救援民眾不擇手段,而大家都知道自己以後需要承受極大的經濟破壞。

當飯都不夠吃,再斯文的人都會掄起拳頭,這不難理解。尤其在關鍵時刻,爭鋒的不止中美,兩大舊有石油輸出地俄羅斯與阿拉伯因價格問題已成水火,牽一髮而動全身,第三次世界大戰會否在這前提下引申而成?我覺得的確有這機會。

中共苦苦經營的 20 年經濟改革即使未至於化為烏有,但如果這一場仗最後不得不打,中共有沒有機會看到明天?我希望沒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現在棲身於香港英國兩地,為求打開雙眼看清世界。雖然嘴賤,仍想將所知所想無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