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朱莉婭.帕斯特羅娜

A+A-
朱莉婭.帕斯特羅娜死後被製成標本展出。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朱莉婭.帕斯特羅娜(Julia Pastrana)雖已逝世超過百年,但仍未能得到安息,因為她的屍體一直被保存下來,成為大眾獵奇的目標對象。

朱莉婭患有先天性遺傳多毛症(generalized hypertrichosis),使其臉部、手部、腿部、頸部甚至軀幹的部分都長出很多毛髮。而她更配上一個名為「gingival hyperplasia」的狀況 —— 此狀況會導致患者的唇部及牙肉特別的厚。因為這些先天性的病患情況,令她無論生前還是死後,都被視為獵奇對象。

據稱朱莉婭的故鄉是在墨西哥的一個部落裡面。她出生於 1834 年,父親是一位研究野生動物的學者,她的母親則覺得其多毛症症狀乃受超自然力量的干擾 —— 人狼。因為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及面對此情況,朱莉婭出生後便被藏至山洞整整兩年。其母離世後,她被輾轉送到孤兒院,及後則被送至錫那羅亞州(Sinaloa)市長的家裡。據說在這段時間,她接受了跳舞及唱歌的表演訓練,又學習了英文、法文及西班牙語。市長聽起來好像對她不錯,但其實他一直視其為活生生的獵奇標本,更會研究她。

朱莉婭 20 歲的時候,被一名美國男人說服,展開演藝生涯。她的唱跳訓練大派用場,但真正吸引觀眾入場的,卻是她的外貌。她被冠以不同的暱稱,如半人類(half human)、熊女人(The Bear Woman)等,使更多人想一睹她的「風采」。紐約醫師 Dr. Alexander B. Mott 甚至說他可以確定朱莉婭是一名半猩猩半人類的生物!當然,有其他醫生否定 Dr. Mott 的說法,但此說法卻被觀眾、表演者及經紀人大為接受,他們甚至利用此說法將她「廣傳」,透過推敲其父母身份,及其奇特的「生物」特質,以延續她的「演藝傳奇」。其中最邪惡的必定是流浪藝人西奥多.雷恩特(Theodore Lent)。他控制著朱莉婭及其形象,也因為她而變得富有。為了留住此「搖錢樹」,他甚至向她求婚,而她亦答應了!

1860 年,朱莉婭於俄羅斯誕下一個小男孩,他同樣患有多毛症。可惜的是,小男孩只生存了 35 個小時就離世了,而她亦在兒子死後 5 天離世。這個時候,莫斯科大學教授 Sokolov 出現,並答應以他私下特調的防腐液為他們防腐。而按照他的說法,其防腐秘方混合了木乃伊化(mummification)及製造標本的方法(taxidermy)。教授花了 6 個月的時間為屍體防腐,他們被豎直、擺放好姿態,並於莫斯科的解剖學院展出。

當雷恩特發現離世的朱莉婭依然能為他帶來財富後,便決定把標本從莫斯科帶回倫敦展出,隨後更展開相關的巡迴展覽。不久,雷恩特遇到了另一個與朱莉婭有同樣情況的女人,亦與她結婚。他更稱這名女子為朱莉婭的妹妹,並且要她與朱莉婭及兒子的標本同台表演。在他們退休後,雷恩特先行離世,其第二任妻子便將標本賣給一個挪威人,並於奧斯陸展出。隨後這名商人的兒子,亦開始帶著這兩個標本於鬼屋等地巡迴展出,一直到納粹時期的二次世界大戰才停止。1976 年,存放標本的倉庫被人闖入,朱莉婭的手被弄斷,其兒子的標本更被丟到荒野,成為動物的食糧;3 年後,有人再次闖入倉庫偷去標本;一直至 1990 年,標本才於奧斯陸法醫科大學內的一個儲物櫃中尋獲。自此,朱莉婭屍體的去留一直都有不同的說法及爭議。2005 年,居於奧斯陸的墨西哥藝術家 Laura Anderson Barbata 展開聯署,要求大學把她的屍體送回墨西哥安葬。直至 2013 年,朱莉婭死後的 153 年,經過多番聯署及推廣,屍體終於能返回墨西哥,並且在其出生地附近的城鎮 Sinaloa de Leyva 舉行葬禮。這個旅程並不容易!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認為朱莉婭非常聰明、有趣及非常清楚自己身體的獨特之處,卻因為其奇異之處,使她在社會中受到很多莫名的譴責。其屍體被擺成挑釁的姿勢,雙腳分開站立,手叉腰,這個姿勢彷彿是她對屍體的強烈控訴,甚至整個被騙人生的無聲控訴。在她的人生中,其身體一直被視為奇異標本及研究對象,甚至未被視為人類。她的結局不但不公平,更是她一生中所經歷過的不公義的極限!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