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猿人爭霸戰 —— 一場疫症令整個人類文明衰亡的故事

A+A-
末日電影「猿人爭霸戰」中,人類希望研發老人癡呆症藥物,卻使其演變成致命病毒,也意外提升了靈長類的智能;圖為「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電影劇照。

講述世界末日的作品,多數都是反映時代的恐懼,而你會發覺末日的原因多數是戰爭,特別是核戰。去到冷戰結束後,全球核戰的恐懼開始消退,環保意識抬頭,所以關於環境崩塌而形成的末日電影相應增加,不然就是喪屍末日。慢慢的,末日電影變得不那麼恐怖了,因為我們都意識到這些末日真正出現的可能性不大,能夠很抽離的當成娛樂。

但芸芸末日電影中,有一個最有可能實現,就是名字不像末日電影的「猿人爭霸戰」(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因為「猿人爭霸戰」中,導致人類社會崩塌的不是核戰,也不是喪屍,而是一場失去控制的疫症。這是神來之筆,因為原著中,人類文明是滅亡於核戰,新世代的續作卻選擇了一個更有說服力的衰亡方式。

故事講述人類希望研製對應老人癡呆症的藥物,因而研究病毒,可是最終失控成一種致命的病毒,並有著提升靈長類智能的意外作用。第一集的故事,就是講它怎樣在一場意外中從研究室外洩。在電影的結尾,就以一個病毒帶原者乘坐飛機時,發現自己的症狀結束。

這個病毒外洩導致了甚麼結果?它形成了一場全球疫症,叫作猿流感(Simian Flu)。它的傳播途徑就是各國的交通,特別是飛機,它沒有帶來戲劇性的瞬間死亡,可是人類幾經嘗試,都沒能找出治療方法以及疫苗。病毒不斷的傳染開去,死亡數字慢慢的爬升。

結果世界的貨運、交通都出現問題,醫療資源枯竭,經濟也引起大問題,最終支撐不起各國的財政,開始令政府無法運作而萎縮甚至崩塌。有某些基因的人類能免疫,其他人則染病失救死亡。

在第二部曲中,展現出來的是十年後社會無法維持的景象,雖然城市沒有被破壞,但維持城市運作的能量已經消失,能源已無法穩定供應,物資短缺,道路和建築物失修毀壞,荒廢中慢慢被大自然吞食。人類還是有科技有文明,但是衰弱的態勢已不可止。

第二部曲中,雖然城市沒有被破壞,但維持城市運作的能量已經消失,在荒廢中被大自然慢慢侵蝕;圖為「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電影劇照。

一個病毒足以破壞人類文明?我想今天的大家即使不至於相信世界會末日,但也沒甚麼人會再低估疫病對社會的影響與破壞力吧。

仔細看這電影的話,如果帶原者一開始有被好好封關隔離或者自我隔離,而不是隨他離開走進社區並引爆社區感染,之後的災難應該就不會發生。當時看到這劇情還以為是編劇為了搞劇情硬掰的,後來我才知道,現實真的會這樣做。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