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假面騎士 01 —— 不破與亡,為自由而反抗

A+A-
受疫情影響,今季不少日劇都需要延期開播或停播,但「假面騎士 01」仍然每週準時播放;圖為劇照。

受疫情拖累,今季不少日劇都需要延期開播,沒有石原里美,沒有木村拓哉,更沒有載譽歸來的神劇「半澤直樹」,連富士電視台的「月九」新作「無照律師」第二季,初時無懼疫情如常開播,結果播了兩集亦因為劇組停工,需要緊急停播。苦悶的隔離生活無疑少了好些樂子,萬幸命根子猶在,今年的「假面騎士 01」像奇蹟般仍然每週準時播放,其實早前另一東映特攝片「魔進戰隊煌輝者」開拍不久,片中主役「紅戰士」小宮璃央確診武漢肺炎,由於兩片共用攝影團隊,更一度傳出兩邊劇組需要停工避疫。目前似乎一切正常,反而原定 4 月於香港上映的劇場版「假面騎士:令和 The First Generation」,卻隨著戲院全面停業,需要一再延期。

言歸正傳,挾著令和第一部假面騎士作品之名的「假面騎士 01」,目前已播出 30 多集,即是一半有多,故事早段頗為差強人意,雖然架設了一個人類與 AI 機械人共同生活的未來世界,繼而探討機械人是否應該擁有自主意志。佈局甚有抱負,但主線劇情十分鬆散,顯得有點言過於實,主人公飛電或人的角色形象亦太過胡鬧,新人演員高橋文哉明顯不得要領,演技上過於平面誇張,純粹是個會變身和背台詞的紙板人,令觀眾看得相當尷尬。

萬料不到的是,一度看得昏昏欲睡,不再有所寄望的「假面騎士 01」,從中段開始脫胎換骨,偶然還有點眼前一亮。話說主人公於公開競爭中落敗,輸掉阿爺留給他的超級電子企業,出走之後終於洗去稚氣,不再只是將夢想掛在嘴邊,由零開始親手重建公司,實踐理念。不過,男主角的「下町火箭」式復興大業,居然不是最精彩的重點,故事從前半段毫無新意,情節兒戲的「人機鬥」,忽然打開了科幻作品的命題,討論到人機合一的新時代下,名為「人類」的模糊界線。飛電或人繼承家業的故事彷彿只是開場白,真正的重頭戲,落在故事前期遊手好閒,看似諧角原來身世複雜的第二男主角不破諫身上。

第二男主角不破諫一直極度反對人類與機械人建立共同生活圈,卻發現自己早已被植入電腦晶片;圖為「假面騎士 01」劇照。

人類和 AI 機械人或超級電腦成為拍檔的例子,過去在平成年代的「假面騎士 W」和「假面騎士 Ex-aid」都出現過,但不破的角色設計既複雜、矛盾,而又前衛:不破最初跟或人唱反調,為人類過度依賴 AI 機械人感到憂憤,同時極度反對人類與機械人建立共同生活圈,深信機械人有朝一日會有自主意志,反過來滅絕勞役他們的人類。故事一開始就提出人類對 AI 機械人的身份想像,或人認為是「朋友」,女主角刃唯阿認為是「工具」,不破則堅持是「危機」。然而,隨著不破與叛變機械人「滅」和「迅」的接觸,他赫然意識到自己原來早就不是完整人類,其大腦植入了某邪惡企業的電腦晶片,使之能夠變身成假面騎士。到頭來,他跟自己最鄙視的機械人一樣,只是被剝奪了自由,活得毫無尊嚴的戰鬥工具。但耐人尋味的是,另一方面,本身負責對他進行思想控制的電腦晶片,居然又進化出他最反感的自主意識,產生名為「亡」的女性 AI 人格,更成為反人類革命組織的核心一員,開始思考機械人的生存意義。

劇集中負責對不破進行思想控制的電腦晶片進化出自主意識,產生名為「亡」的女性 AI 人格;圖為「假面騎士 01」劇照。

綜觀全劇,其他角色形象都寫得相當平面和簡陋的同時,編劇居然將大量科幻設定 Overload,塞進不破與亡這對角色組合上,看似混亂,卻不單是劃時代的 Cyberpunk 雙重人格角色,還應該是史上第一位雌雄同體、人機意識合一的假面騎士,比起當年一半人類一半電腦記憶體的假面騎士 W 又再跨前一步。沒想到令和第一年就有走得如此前衛的構想(劇情方面則繼續一塌糊塗,不贅)。

不破與亡最後成為雌雄同體、人機意識合一的假面騎士;圖為「假面騎士 01」劇照。

當然,近年「假面騎士」的作品主題,都有意探討未來科技對人類社會的改變,譬如虛擬世界戰爭、複製人、電腦犯罪、時間旅行等,算是新時代下的回歸原點:因為「假面騎士」當初就是以特攝片形式影射日本軍國主義的人類改造實驗,利用科技實踐邪惡野心,而假面騎士本身亦是昭和年代反戰思潮的重要象徵。同樣圍繞著人類改造實驗,拒絕成為國家機器、戰爭工具,為自由而反抗的不破與亡,相似的題材,或者將在時勢再度艱險動盪的令和年代,衍生不一樣的時代意義。

不破與亡,我猜大概有著志氣不破,意識可亡的寄望。未來再壞,想來還是有點詩意。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