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末日裡的外賣自取

A+A-
電影「鋼琴戰曲」中,德國軍官發現鋼琴家男主角後,命令其用廢墟中的鋼琴彈奏一曲;圖為劇照。

2002 年電影「鋼琴戰曲(The Pianist)」是一部真實故事改編電影,講述二戰時期猶太人如何面對納粹德軍屠殺。小時候的筆者在電視上看,對內容似懂非懂,但對其中一幕印象非常深刻。猶太人男主角為躲避德軍,藏身在波蘭華沙的廢墟中。他飢寒交迫,為了打開一罐醃黃瓜而在垃圾堆中尋找工具時,不幸被一名德國軍官發現。德國軍官得知男主角是個鋼琴家,命令其用廢墟中的鋼琴彈奏一曲。

筆者到街上買外賣時,不期然想起這一幕。

這一幕的震撼之處,除了鋼琴曲的張力和戰場廢墟的凄涼,更在於無法想像男主角抱住怎樣的心情來演奏。經歷了慘無人道的日子,面對著殺害自己家人同胞的兇手,加上接下來輪到自己的恐懼,彈出可能是人生最後的一曲。一曲裡包含了憎恨、悲傷、恐懼、憤怒、激昂等各種情緒,這一幕表現了一個人的人生與人性的臨界點。

在煙霧瀰漫的大半年裡,多數人已經醒悟到過去的日常已經完結。躺在床上的法治早在 1997 年已經腦死,只不過一直沒有拔喉,半死不活好求個希望在明天的幻想。最近拔了喉才發現儀器是中國造的,顯示出來的生命跡象是個假貨,法治早就死透了。

在沒有法治裡的城市裡,大家雖然繼續上班上學,但心裡摘不掉下一個輪到自己的恐懼。可能晚上到樓下買個外賣,明天就變成黑衣浮屍。任何家常便飯的活動,也有機會是你人生最後一次。鏡頭裡的暴行,毫無先兆就會發生在自己生上。原來死亡離自己很近,尤其對方握著開了也不需要負責任的槍砲。

德國軍官對男主角的鋼琴才能非常讚賞,饒了他一命之餘,還替他張羅食物;圖為劇照。

在電影中,德國軍官對男主角的鋼琴才能非常讚賞,饒了他一命之餘,還替他張羅食物,結果男主角捱到蘇聯軍解放華沙。德國軍官被俘後求人傳遞消息,男主角聞訊趕來,卻遲了一步。片尾字幕打出,德國軍官在 1952 年死在蘇聯的集中營裡。

我不知道男主角是否想救那軍官出集中營,這有可能是杜撰的。可能現實世界中的鋼琴家沒有收到消息,甚至根本沒有去救這名軍官的念頭。今天會講「三萬,Thanks」的人,應該明白筆者在說甚麼。不要說德軍也有好人這些廢話,這名軍官沒有救男主角,他只不過殺少了一個人。最後一段只是在因果報應與大愛寛恕之間拿個平衡,讓主角拿個光環,也讓該死的人死去。

所謂的寛恕是在太平盛世裡的自助餐,不屬於在亂世裡走在街上會被打死的平民。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