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同一個名字,同一種精英

A+A-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波廷格(中)。 圖片來源:路透社

最近有一位美國官員在中文網絡人氣急升,他便是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波廷格(Matt Pottinger)。

適逢五四那日,他在網上發表一段中文演說(中文原稿見白宮網站),堪稱藝高人膽大,令人驚艷的不僅是他的語言天分,還有他對中國近代歷史和文化的了解,再加上他目前的身份,自然技驚四座。

格外有趣的是,波廷格本姓 Pottinger,和香港第一任港督砵甸乍相同,但由於波廷格爆紅,如今搜尋 “Pottinger” 這個名字,Google 最先彈出來的結果,已不再是港督了。

波廷格立即引起中文網民的讚嘆,除了一口流利中文,更主要是他的履歷熠熠生輝:他本來是記者,效力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還獲得普立茲獎提名,他因為在中國報道貪污問題,曾被一群公安包圍「問候」,結果還被拘禁。之後他便參加美國海軍陸戰隊,走上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前線。他以一篇文章 Mightier than the Pen,表達自己投筆從戎的決心和徹悟,俗說 “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他認為不一定。

波廷格不但完美展現文武雙全的風範,又曾出生入死,人生經歷堪比一齣冒險電影,説是百萬中無一的精英也不為過。

諷刺的是,精英這個詞,長期為既得利益者,尤其是長春藤、華爾街、達沃斯,包括荷里活等「建制」勢力壟斷,而在金融海嘯爆發時貶值到谷底,幾乎完全喪失了原來的内涵。乃至於 2016 年美國選民靜悄悄發起平民運動(即華文傳媒所謂的民粹,而本身精通中文的波廷格在他的演説中,以平民主義為 populism 正名),要將希拉莉所代表、盤根錯節的精英集團,來個大掃除。

波廷格自己也曾經說,他在中國當記者期間所見所聞,令他驚覺美國的自由派簡直是生活在另一個世界。他們在美國享有的各種 privilege,其他地方的人做夢也想像不到;他們對於現實世界的殘酷真相,幾乎一無所知,而表現得如此麻木不仁,往往置大是大非於不顧,只關注芝麻綠豆的細節。

他這番結論,大致可以解釋為何過去多年來,「精英」日漸降價甚至為人憎恨。

精英從政,擔當領袖,本來是對古代貴族政治傳統的繼承和發揚,政治是對社會影響最為深遠的因素,但問題是「精英」本身會因為社會潮流而變異,甚至變質。許多政治精英,只是從一個小圈子跳到另一個小圈子,人脈環環相扣便平步青雲,他們的閲歷和 Mindset,和真實廣闊的世界日漸隔閡甚至脫離,大家有目共睹。

雖然波廷格反對精英沙文主義,但他自己的經歷和成就,或許可以為「精英」重新定義。對比波廷格,香港政治吸納的「精英」又是甚麼人呢?

林鄭本人的「精英」成分何在?為何活了大半生連廁紙也不知道在哪裡買,流露的是甚麼意識?看看美國國務卿在廚房洗碗的照片在華文網絡瘋傳,大概可以估計,林鄭這類「精英」,大概是以四體不勤,十指不沾陽春水,人生不曾經歷一絲挫折,也不曾因痛苦流過一滴眼淚為榮,最大的憾事除了沒有考到第一名,就剩下人工還未超越李顯龍吧。

他們最精叻的,是利用權位享盡著數,劏房、僭建、避稅、自己給自己加人工,所到之處大開方便之門,除了金錢物質,他們對這個世界沒有興趣,面對歷史和時代,遑論甚麼視野和使命感?

平庸如林鄭班子之流從政,他們人生閲歷的蒼白空洞,內心世界的麻木冷漠,其實是「反精英」的勢力代表。這種「成功學」典範建立之後,是對香港原有秩序和價值觀的顛覆,而令有才幹、有品格、有智慧的人唾棄從政,恥與為伍,一個文明社會當然就會慢慢瓦解、崩潰。

回頭再看另一位 Pottinger,第一任港督砵甸乍:他 15 歲那年離開愛爾蘭,到東印度公司當海員,翌年效力東印度公司的軍隊,參加第三次馬拉塔戰爭,在孟買的時候他學會當地語言,擔任助理教師。經歷印度的考驗之後,他獲外相邀請加入政府,隨英軍到中國北方談判,草擬「南京條約」。

他也和波廷格一樣,一生闖蕩四海,穿越山川異域,人心的陰暗,世界的壯麗,他都有第一身的體會,得以著寫自己版本的「奧德賽」史詩,真是不枉此生。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