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我都做得到 —— 曾幾何時,香港的小孩子可以對未來充滿夢想

A+A-
兒童節目「430 穿梭機」劇照。

最近有一個 13 歲的小孩,在香港的抗爭現場,以記者的身份,結果先是被警察拘捕奚落,也被人質疑他為何不是抗爭者,不是路人,而是記者呢?無論是哪一種,他們的想法都類似覺得這年紀的小孩子不可能當記者,這個場合也不是他們應該來的地方。小孩也好,家長也好,都遭受不少人的質疑。

這令我想起我 30 年前的兒童時代,那時候,還未有連地底城的薩波大人也看的「閃電傳真機」,而是另一個兒童節目,叫作「430 穿梭機」。而「430 穿梭機」裡面,有一個節目環節,叫作「我都做得到」。

「430 穿梭機」內有一個名為「我都做得到」的環節,有機會讓兒童「實現夢想」,體驗一天自己想要做的工作;圖為「我都做得到」主題曲截圖。

那個節目是怎樣的呢?他讓小學生寄信「投稿」,講講自己的志願,也就是想要做的職業,可以是消防員、記者、空中小姐、記者、警察、記者、小販,以及記者。節目方收到來信後,就會接觸相關的企業或者政府部門,給他們安排一次體驗的機會,讓他們穿上小制服,感受一下那個職業的工作。而節目也會趁機介紹不同的工作環境以及內容給觀眾,寓教於樂,同時也讓小孩子一圓那個很可能在未來不會實現的夢。

老實說,我小時候雖然不能說過得好,但我能感受到,那個時代,是一個使兒童幸福的時代。社會希望未來的兒童變好,給他們的態度是溫柔、寬容的,這樣的節目,使兒童對未來有更多的夢想與期許。

在同樣的時代,還有「兒童週刊」,「兒童日報」,「兒歌金曲頒獎典禮」…… 兒童是被尊重的,雖然香港面對著未知的未來,但仍然好好呵護著那個社會的幼苗。兒童犯錯能得到原諒,兒童擁有夢想是一件美事,而不是值得嘲笑的事情。看到警察的時候,兒童會覺得安心,他身邊的是溫柔的守護者,不會令人感到害怕和排斥。今天的兒童,可能難以想像香港曾經對小孩子那麼的溫柔吧?

「兒歌金曲頒獎典禮」節目截圖。

只是夢幻的背後,這節目有鄭國江填的主題曲歌詞,他是這樣寫的,「看看似真的很輕鬆,試過方知道。現實共所想不太似,原來能跨闊步。試過了方知真的苦,以往不知道。」其實也說出了節目背後另一個意義,就是實現理想本身是需要付出與受苦的。當然,這和節目的內容不一樣,裡面的小孩真的是玩一天而不是去受苦。

可是現在再聽這主題曲,再看看現在的香港,我想到的卻是,要維持像香港 30 年前的那個美好時代,是多麼不輕鬆的工作。試過才知道,我們不是天天做回自己所做的事,準時上班下班,就能夠自由安定繁榮的。直到明顯失去了,我們才知道香港社會真的得來不易。

如果我們知道現實就是如此,下一步就應該要跨越過去吧。這一代的青少年要受火的淬鍊,但也許終有一天,他們能建立另一個盛世給未來的少年。

所以,13 歲的兒童想當記者…… 也真的去體驗,在以前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又有甚麼不對呢?不對的,是那些把 2020 年的今天,變成連兒童有夢想都覺得詫異的時代的大人吧。靠政府的不義之財養的狗,有甚麼了不起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