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圍個爐】你受夠了武肺新聞?

A+A-
市民收看法國總理菲利浦(Édouard Philippe)在 4 月 19 日的疫情記者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

既然有「抗疫疲勞」,對多個月來持續的武漢肺炎新聞報道感到疲勞,亦正常不過。不同媒介無時無刻都在播放疫情對全球造成的影響,與親友聊天又總避不開相關話題…… 然而,即使再累,人們仍需及時接收最新規例措施、專家建議等資訊;該如何取得平衡,讓自己不再因此焦慮?

居於瑞典的 32 歲創業家 Parul Ghosh,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稱自己「容易迷失於互聯網中」。自疫情爆發,她瀏覽國際新聞網站、觀看電視新聞報道的頻率遠超過去。「一篇文章的內容,會將人引導向另一篇文章。這種模式一度耗盡我的心神,必須停止。」

來自澳洲,今年 33 歲的 Kris Clancy 自稱「新聞迷」,在失業期間觀看了大量時事節目,又在 Twitter 追隨不同記者,但現時亦對武肺新聞表示:「不了」。「自疫情爆發以來,我控制每週只看一次時事節目、還有部分記者會。這些記者會的內容,就像同一則新聞在滾筒式重播。」

Ghosh 與 Clancy 並非孤例。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4 月尾的調查發現,7 成受訪美國人認為,自己要暫時停止留意有關武肺的新聞;4 成人更表示接收疫情新聞令個人情緒變差。在英國,新聞節目的收視,已跌至全國封鎖以來最低;在澳洲,亦有更多娛樂節目回歸,意味或有不少觀眾都看膩了無日無之的武肺新聞。哈佛大學旗下的尼曼新聞實驗室(Nieman Journalism Lab)在 4 月中亦指:「美國以至世界各地的新聞網站流量,已回復至疫情發生前的水平。」

丹麥廣播公司(Danmarks Radio)前新聞執行總監 Ulrik Haagerup 認為:「危機當前,大眾對相應的新聞有需求,但現時這類新聞似乎過多了,除它之外再無其他。疫情固然是大事,但其新聞量也造成一些心理問題。因此而不知所措的人,可能會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

英國心理治療協會(UK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發言人、心理治療師 John-Paul Davies 認為,現時的「武肺疲勞」(corona fatigue)呈兩個趨勢。一是大多數人,純粹就自身面對的環境感疲倦。即使有大量新聞信息,但人們仍未清楚防疫措施要維持多久,未來生活又將有甚麼變化,因而產生負面影響。其二,則是無間斷的新聞循環,或會加劇曾有精神或情緒健康問題人士的焦慮或沮喪。

對一些人來說,不停觀看疫情新聞,可能加劇他們的焦慮或沮喪。 圖片來源:Horacio Villalobos#Corbis/Corbis via Getty Images

「焦慮令人專注之餘,會又放大可能性,使之在人心中不再僅是一個可能性。例如,一個容易焦慮的人,讀過一篇講述經濟環境的文章後,便會開始想像自己要面對收入最差的情況:『我保不住飯碗了,房子也是,生活也成問題。』」亦有其他焦慮症患者,較易聯想到在危機中失去生命或親人,因而陷入痛苦之中。「我們的想像力與記憶力,使人對事件難以忘懷。光是想像這些場面,也會令人感到可怕,陷入苦惱中。」

Ghosh 的情況或許跟 Davies 的描述相似。其家人目前身在印度嚴格的封鎖中,自己則在較為開放的瑞典,因此每日緊貼不同國家的抗疫策略。但 Ghosh 其實感到壓力如山:「因為我經常將這裡與印度發生的事情作比較。我一直擔心年邁的雙親,不知何時才能去找他們。」

對感到焦慮的人來說,要不再看新聞,求個一了百了,並不容易。Davies 解釋:「因為擔心,更會促使自己一直查看有關信息,嘗試以此減輕焦慮。」至於有抑鬱問題人士,情況可能相反。Davies 指,當中有人經歷疫情信息氾濫後,自行中止不再瀏覽,同時變得無感。由是,他們會轉向尋求其他能帶來刺激與甚至危險的事情,如酗酒或暴食等。

假如真的感到資訊疲勞,要取得平衡,Davies 建議,不論是網上抑或其他媒介的每日新聞報道、政府的公告等,大部分人只需每日查看一次即可。而焦慮程度高的人,不妨減少至每週一回。他提醒,選擇值得信賴的新聞媒體同樣重要。

另一位英國治療師 Liz Martin 表示,假如不想終日接收有關新聞,或覺得壓力太大,在彼此只看可靠新聞的前提下,可多與其他較少接收這類信息的人作伴。「每人看的東西都不同,所以不同的朋友,可以讓你接觸更多相關或無關的新信息。若有人因此感到焦慮,亦不應批評責難,因為人本來就有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