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準備,反抗中國的併購外交了嗎?

A+A-
倫敦中國銀行分行門外掛著的中國國旗,在一片米白色建築中異常突出。 圖片來源:Richard Baker/In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 Images

武漢肺炎疫情勢將嚴重打擊全球經濟,中國或會在此時用上兩大法寶,拓展國外影響力,第一個是債務外交,以貸款從政治和經濟層面上控制小國,另一個就是併購外交,透過國企和親共企業,買起外國具戰略價值的企業和資產。各國都在調整策略,對抗中國的併購外交。

早在 2000 年 10 月,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中共第 15 屆中央委員會第 5 次全體會議上提出「走出去戰略」,鼓勵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自此時有中國企業大手併購海外資產的新聞。根據「日經新聞」的數字,中國在 2016 年的對外直接投資額高達 1,961 億美元,是當時歷史新高,往後兩年金額都超過 1,400 億美元;而在 2007 年,相關數字不過是 920 億美元,2003 年更只有 350 億美元,當中增幅驚人。經典例子有 2004 年,中國聯想集團吞併美國 IBM 的個人電腦部;2010 年,中國吉利收購富豪汽車(Volvo);2011 年,中國海爾以約 100 億日元,收購日本三洋在日本和東南亞地區的電器業務;2016 年,美的買起東芝的白色家電業務;還有同年,蘇寧和中歐體育分別買入意大利球隊國際米蘭與 AC 米蘭。上述只是一些較知名的例子,中國企業還在世界各地買起大量醫學、科研和戰略資源產業

2010 年,中國吉利汽車收購福特旗下豪富汽車的全部股權。 圖片來源:路透社

外國政府有幾點憂慮。兩名澳洲學者就在期刊 China Economic Journal 指出,那些中國企業很多是國企,又或深受政府影響;不同於傳統私人企業,他們的決策多有政治目的,可能會從國家利益而非市場原則出發。以澳洲礦業為例,中國政府希望透過這些企業,在全球搜羅戰略資源。兩名台灣學者補充指,併購外交,讓中國能取得先進技術和經營管理經驗,自己開發不了的,就直接買過來;雜誌「外交政策」今年 4 月的專題也警告,中國會透過企業併購,買起一些敏感的先進技術,危害該國國家安全。港大學者 Michael Enright 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外商在華投資多為「綠色投資」,但中國的海外併購大多只是收購原有資產,較少促成新的生產活動。他就舉出一些中企海外併購的誘因,如改善品牌,達到商業多元化,以應對日後增長放緩等。

世界各國早對來自中國的投資提高戒心。歐盟發出指引促請各國保護半導體、電訊科技等高科技產業,以免中國乘機收購有關公司。4 月 18 日,加拿大政府也發出政策聲明,加強檢視外商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申請,保護一些重要產業,保障加拿大國民的健康、安全和經濟福祉。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因為貿易戰,美國已收緊外商直接投資的限制,保護醫學及生物科技產業。4 月,亞洲另一大國印度也設立新例,所有來自鄰國的外商直接投資,都要先向印度政府作出申請,受限制的地區包括香港,明顯衝著中國而來。中國就狠批印度的政策違反世貿原則。

中國企業磨刀霍霍的時候,歐美亞各國政府也已經嚴陣以待。可以預計的是,是次疫情將會大大改變未來的全球地緣政治格局。三名西門菲莎大學學者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表示憂慮,疫情過後,世界將進入去全球化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