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有個女人的荒誕母親節

A+A-
母親節當日,特首林鄭於社交媒體貼上兒子和老公送給她的橙色手袋;圖為林鄭月娥 Facebook 截圖。

特首林鄭賀母親節,在 Facebook 貼出一幅照片,據說是兒子和老公送她一個橙色的手袋,驚喜一百分,而她起初竟以為禮盒裡裝的是炸彈。

這有甚麼好評論呢?因為居然有人公然在社交網絡挑機,批評絕大多數香港人留言「賀她老母」,是不積口德,「她一個女人家,老公錫仔孝順,曬吓命有甚麼所謂」。

有甚麼「所謂」?因為她是特首,納稅人給她一個月四十多萬港幣薪水(是香港收入中位數約二十倍,全球第二高薪政治領袖),她絕對不只是「一個女人家」。

這種意見雖然佔少數,但也有探討其思維觀念的價值,因為這些人的腦袋,自動配合敗壞和罪惡,千方百計為其開脫,這樣的腦袋愈多,林鄭、黑警、暴政的存在,愈是理所當然。

首先「女人家」、「師奶」、「阿太」這種標籤,言下之意是不要對一個女人要求太多,是已經預設女人先天矮人一截,不能以正常人視之,適用於「大丈夫好男兒」的理性、紀律、道德等要求,都不適用於「女人家」。這和中國民間流行「好男不和女鬥」之說,如出一轍:都是假設男人和女人不但性別有區分,物種也有別,對於女人,不可以用道理說服,否則就是欺負她了。

如此邏輯,不但沒有給予女性應有的尊重,反而是助長各種八婆、潑婦、惡婆娘爭相鬥賤 —— 只要在道理上說不過去,自知理虧,她們就撒潑打滾,哭哭啼啼,將「我只是女人」拿出來作擋箭牌。

林鄭身為香港的政治領袖,卻一心要昭告全香港她是一個幸福小女人,這不僅是失職,也是失格了吧。當她遭到全香港詛咒時,卻拿甚麼「阿太」、「阿媽」作為理由,主張放她一馬的,難道不是非蠢即壞?這個女人身為特首,所作所為,已經決定了全香港的悲慘命運,而她居然搖身一變,擺出「小女人」的一面,show off 自己私生活幸福,還有臉和香港人分享?

如果林鄭曬手袋也說得過去,那麼對於警暴,也可以說「他們讀得書少,除了這份工他們甚麼也不會」;對於極權,也可以說「政府有政府的難處,那麼多人實在不好管啊」,一句到尾,原諒他們吧。

如此自私自戀,對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命運冷血麻木,源頭是甚麼呢?

眾所周知,七宗罪以傲慢為第一大罪。傲慢幾乎無處不在:知識的傲慢,地位的傲慢,權力的傲慢,才華的傲慢,美貌的傲慢,財富的傲慢,各種自以為是,完全無法看清自己在萬物之間的定位,聖徒奧古斯丁對此解釋:「對自己的愛,甚至到了蔑視神的地步。」(Love of oneself even to contempt of God.)

傲慢使人喊出了「人定勝天」的口號,將政治領袖奉為神明,活著的時候以為自己像永生一樣,瘋狂追逐慾望,凡事做絕,不留餘地,不相信真理,只問輸贏,「成王敗寇」,任意踐踏生命,動輒置人於死地。

中國歷史的殘忍和悲慘可以說令人反胃:各種天災人禍,充滿對生命的虐待和殺戮,不把人當人,帝王隨便一翹手指尾,隨便就死了幾千萬人。如此輕視生命的文化,怎麼會理解「母親節」呢?

「母親」這個稱呼,包含的是愛:懂得愛的女人,也教曉兒女同樣有能力去愛的,才是當之無愧的母親。這個曾以「阿媽教仔」比喻自己管治香港,對其他母親的兒女各種死亡、失蹤、坐牢、受害熟視無睹的女人,有甚麼資格過母親節?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