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讀歷史,扯感情,公平不公平?

A+A-
南京條約導致五口通商,促成上海建成一座商業貿易文化非常發達的城市,後來稱為「東方巴黎」;1920 年代,匯豐銀行上海分行前的獅子前聚集了好奇的人們。 圖片來源:virtualshanghai

考評局 DSE 歷史試題,被指對並無提到的日本侵華問題,問學生是否「利多於弊」,引起民族主義紛爭。

特區教育局官員康陳翠華發表專文,嚴正指出 :「學生雖然可以認識其他立場對於鴉片戰爭的看法,例如指鴉片戰爭為中西文化衝突及英國拓展貿易結果的外國觀點,但在中小學基礎階段,教師須清楚讓學生知道鴉片戰爭後簽的是不平等條約,絕不能教學生以旁觀者自居。」

鴉片戰爭本質上是貿易戰爭。此一貿易以鴉片為商品、滿清的白銀為賠償單位。戰爭本可避免,但因為林則徐不諳當時已經成型的國際法與英國的法治精神,又因文化認知之衝突,例如向道光皇帝陳述西洋士兵有綁腿,不能雙膝卷曲,而不幸導致戰爭。

此一本質,是基本事實。事實與觀點不同。譬如「用筷子進食是一種力學」,陳述就是事實。

「用筷子進食比用刀叉更靈巧」,陳述就是觀點。

「用筷子進食是一種力學」之事實,無所謂中國與外國。不論中國人、西洋人、非洲人,對於「筷子力學」的事實本質均無異議。非洲人不會說「用筷子進食是一種神蹟」。不是神蹟,只是物理學。

至於事後簽訂的南京條約,是否「不平等」,則就是觀點與立場了。

因為條約包括開放五口通商。此項以北京市民的立場,可以視之為「不平等」,但以上海寧波人的立場,南京條約導致五口通商,促成上海建成一座商業貿易文化非常發達的城市,後來稱為「東方巴黎」。時至今日,上海都是中國經濟 GDP 的巨大生產者。南京條約規定的五口通商導致大量寧波商人如邵逸夫和包玉剛等致富,對於江浙人絕不會覺得是「屈辱」,因為貧窮不是光榮,致富才有尊嚴。

但對於山西太原的晉商,少了一個令他們接通世界的好機會,會覺得歷史對他們不公平。

即使在龐大的中國人口之中,對於南京條約是否公平,以一個錢字來衡量,也會有非常多元的立場。至於清國被迫答應割款二千萬銀元,則是戰爭中優勝劣敗的一種量刑。量刑的一方是一種權力,正如香港特區的法官於在旺角被見到擲石頭的香港年輕人梁天琦判處入獄 6 年,但持刀斬傷兩男一女記者的兇徒,只判入獄 45 個月,法官郭偉健其勇於投案,情操高尚,比起許多受過教育的人更值得崇敬。此兩種判決,必有一方覺得不公平。

康陳翠華又說:「歷史對某些事件已有強而有力的定論,選取的資料應該正確反映該事件的事實。」

請問這位官員:1980 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中國最高領袖鄧小平,將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定論為「十年浩劫」。請問鄧小平此定論是否「強而有力」?今日香港特區選取的歷史資料,若論及「文革」(如果香港有此膽量的話),是應堅持鄧小平「十年浩劫」的「強而有力」的定論,還是習近平時代聲稱十年文革只是「艱辛探索」的更為強而有力的定論?

何謂「主流意見」?鴉片戰爭產生的南京條約規定五口通商,近年主流意見已有變化,指是近代中國走向物質現代化的起點(精神價值的現代化如民主自由,並不包括)。加上割讓香港,令香港成為「東方之珠」,直到今日還成為中國賺取外匯的咽喉,請問鴉片戰爭是否「利大於弊」?由香港人的角度,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弊」。

對於殖民地時代珠三角大陸偷渡來香港的人,千辛萬苦,遠在山西黃河流域、尚未見過海洋、因此覺得失去一寸領土即是屈辱的華北農民人口,南京條約每一條都是「不公平」。

正如上海人近年也紛紛發聲,上海的總生產 GDP 三萬二千億,以全國不到千分之一的土地,卻貢獻全國一成稅收。上海人認為不公平,內陸的河南人和甘肅人,一定認為十分公平。

所謂不公平、受屈辱、大是大非的標準,以全國哪一個城市,哪一省籍的人為準?

讀歷史,講事實和理性判斷,將感情扯進來,有人歡喜,有人受傷,爭吵沒完沒了。應該只看你懂得幾多事實、獨立思考,如何分析結論。沒有這些,純在試卷上填滿「打倒英帝國主義」,一張白卷上沾兩滴淚痕交上去,應該也會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