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如何心平氣和與林鄭計婆乸數?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香港這艘船,頂著滿天的烏雲雷電,被驚濤駭浪一路推著,終於駛到完美風暴的漩渦處,還有甚麼好說呢?

那就從一個最細微的枝節,說一說這艘船的船長林鄭月娥,在疫情高峰期,為自己加人工 12 萬,達到年薪 521 萬這件事。

除了大是大非,大節大義,一想起這筆婆乸數,也令很多香港人心情無法平復。想像中,林鄭做這個決定的時候,大概是一副咬牙冷笑的表情:明知自己遭到全香港的詛咒,於是再從納稅人的荷包裡額外鑿一筆,為自己出口惡氣,尤其眼見香港已經被她敗光,趕緊趁著爛船還有三斤釘,執得幾多得幾多。

可是,當香港已經敗落到這個田地,年薪 500 多萬又有甚麼意義?我從一個最凡人,最小家敗氣的角度來思考,我們需要錢,大抵是為了快樂,為了享受人生:

如果是講究品味的美女,或者網絡的寵兒,每天用不同造型,拍照上網呃 like,換取滿足感,同時為網民的日常八卦,增添眼福,形同一種公益 —— 那麼貪錢也算是有理由。

如果是貪吃的老饕,即使餐餐都幫襯米芝蓮餐廳(三星餐廳也是屈指可數),說實在,一個月不必 50 萬港幣的收入也能做得到,而且以她現在的年紀,膽固醇、血糖、血脂都需要顧慮,又能吃得了多少?

這樣說,是因為無論如何,林鄭都不像是一個精於「物質享受」的 big spender,她實在不像是一個品酒的 connoisseur,或者精於一些奇珍的收藏,或者長期在巴黎歌劇院預定了一個包廂座位。她的時裝品味又如此乏味,無論甚麼巴黎米蘭的高級訂製,也不能令她變得 glamorous,小鳳仙旗袍領似乎是唯一讓她顯得還像個女人的選擇;看看她今年母親節收到的手袋,據說是價值不菲的品牌,可是看起來卻像人造皮革的貨色。她也不像是養成了在加勒比海開遊艇,瑞士達沃斯滑雪,澳洲觀鯨,或者去蘇格蘭打高爾夫球的習慣,也就是說,任何可以用錢買得到,甚至令人羨慕的快樂,跟她有甚麼關係呢?更何況,很多快樂的享受,根本不必耗費巨資。

如果是真正的貴婦,好像文藝復興麥地奇家族那樣,專門僱用有才華的人,畫畫也好,寫音樂也好,或者蓋成漂亮絕頂的建築,當作博物館,給後世留下珍貴的文化遺產,讓世人見證財富真正的威力 —— 當然,要做這樣的大事業,林鄭的年薪也完全不抵用,但是,如果她能夠像過去的港督夫人那樣,成立甚麼慈善基金,贊助年輕人去進修或者創作,也是一個很好的花錢之道,而且用不了很多錢。

反正,我覺得,林鄭每個月鑿香港納稅人一筆錢,沒有很大意思,因為顯而易見,她無法用這些錢換得快樂。

古人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美國國父也主張大家努力賺錢,用自己的勞動和才幹賺錢是可敬之事,目的都是為了追求幸福人生:無憂無慮、免於恐懼,能夠用金錢換得時間和自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甚至創造一些了不起的事業,為人銘感在心。

林鄭算不算富有?純以數字計看來是,可是我相信香港人無法認同,當她的內心是如此狹隘、陰暗、扭曲,她身邊到底是些多麼平庸乏味的人,才能忍受她的平庸乏味?

況且,美國的制裁名單已經飄揚在空氣中,512 萬港幣的年薪,如果不能在自由文明的世界享用,那和明朝的萬曆皇帝把兩百萬銀子埋在地下,有甚麼分別?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