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眼中,林鄭的墮落

A+A-
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自去年反修例運動以來,坊間對特首林鄭月娥的評論,多以近年言行來分析其性格特徵。在最新一屆人權新聞獎的「調查專題」分類中,得到大獎的 Timothy McLaughlin,走訪了多位跟林鄭曾經或現在的好友和共事者,理順其性格和香港的政治制度,如何形塑出這位民望屢創新低的女特首。

作為一所香港天主教女子精英學校的學生,林鄭對工作的要求似乎是無窮無盡的,經常只睡幾個小時。Timothy 認為這種操守,使出身基層的她,在富豪家族主導的香港社會中脱穎而出。認識林鄭多年的麥龍詩迪教授(Judith Mackay),認為林鄭是「刻苦耐勞」的代表。

其聰明而勤奮的形象,到底如何變成香港近代史上最不受歡迎的領導人?

1979 年,即文革後第三年,香港大學學生會組織到內地的「交流團」。當年氣氛緊張,致使訪問工作困難:如何在北京的限制及懷疑下,展示出學生希望看到的中國封閉式生活?「你問這樣可以嗎?他們說不;那樣可以嗎?他們也說不。」當時的香港大學學生領袖李永達回憶,「那時壓力很大。」

李永達最後讓當年的鄭月娥與北京的在港機構新華社代表商議,擺平各方要求。最終,這次訪問是成功的 —— 李永達回憶,當時的學生會會長僅為「名義會長」,因為鄭月娥已經承擔了所有高難度工作。

次年,鄭月娥畢業,不久後成為公務員。

林鄭無情、守財的聲譽,在 2000 年調任到社會福利署後廣為人知。她公開指部門過於情緒化,並指責社工和非政府組織無法接受批評,形容他們需要「呵護」。 離開部門後,她更指不可能「單靠情緒解決問題」。

亦大約在這個時候,林鄭展示其政治實力。沙士爆發期間,林鄭與三位高級公務員,成立「護幼教育基金」(We Care Education Fund)。護幼教育基金最終籌集數百萬港元,資助父母死於沙士的兒童。林鄭前往醫院探訪孤兒,展露悲傷的神情,讓人發現她柔情的一面。

制度決定人

去年,繼 6 月 9 日香港有過百萬人上街示威後,同月 16 日再次有二百萬人上街抗議,要求撤回「逃犯條例」,問責警暴,甚至要求林鄭月娥下台;其間,有人舉起標語,回應其於 12 日發表的「母親論」。 圖片來源: Carl Court/Getty Images

香港在回歸前的港督,均由倫敦揀選,並只對英國負責;回歸後則基於此模式上作出微調,行政長官的職位在「基本法」中列出,雖包裝了一層民主責任的成分,實則卻為中共服務。「香港於 97 前從未訓練過政治家;我也不認為我們正在培訓政治家。」現任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稱。

在這個制度中,專制國家管治一個得到「自治承諾」的城市,特首並非對人民負責,而是對一個遙遠的首都負責。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表示,於中國政府而言,選特首只有一個簡單準則,「在關鍵時刻,你會站在北京還是香港那邊?」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林鄭在特首選舉前,在閉門會面中直言,自己不需要出席者的支持,因為行政長官僅由一群忠實擁護北京的投票者所產生。

由於林鄭並非民選特首,並無任何民意基礎,只為北京的喉舌。Timothy 稱,在長達數十年的公職生涯中,林鄭擅於取悅上司,從英殖時期的辛勤員工轉瞬成為中國的忠僕。

此徹底的轉變,使林鄭的 20 年好友兼合作者認為她「面目全非」,難以描述其思想、思維方式與行為,但「林鄭擁戴的服從心態,實際上是殖民地遺產」。

曾跟林鄭的共事的人認為她聰明勤奮,但同時指她苛刻、剛愎自用、甚至有點輕蔑。她認為自己比其他人能幹,如不滿別人想法,她傾向打斷別人。一位與她共事的官員說,大家害怕她多於喜歡她,她不願將工作放手給下屬,也無法啟發教導身邊的人。

討論公廁

另外兩位同事則認為林鄭是徹頭徹尾的微觀管理者。她花費大量時間研究並參與本可由下屬處理的瑣碎問題。例如,去年她花了大量資源來研究公廁,又親自主持會議。當眾多官員擠進其辦公室時,她才驚覺:「我們或者不應讓其他人知道有多少人正在這裡討論公廁。」

一位認識她的商人指,自從成為特首後,林鄭變得更加繁縟,固執和刻板,不斷把祖國掛在嘴邊;曾與四位特首合作的曾鈺成稱:「要在她的團隊中快樂工作並不容易」;曾為林鄭助選的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則以「決斷(decisive)」和「㒼塞(closed-minded)」形容她,「她一旦認定了某事,就很難改變主意」。

盛智文認為她是一名「官僚」:「他們思維狹獈,這一直是香港的問題之一。」在一年間,她對政治的敏銳度及領導才能的缺乏顯露無遺,她可以在關鍵時刻連續「消失」數天、無法向外國政府和企業解釋「送中條例」。錯誤的策略最後以警察為擋箭牌,試圖以濫捕轉移視線。當武漢肺炎爆發,林鄭正於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動攻勢,指控外國勢力於香港煽動反政府仇恨。

Timothy 最後指,儘管「送中條例」於去年 9 月「壽終正寢」,但林鄭僅稱法案因人誤解而被迫撤銷。在闡釋港版「國安法」時,林鄭照辦煮碗,又將大部分責任推諉於「被煽動的年輕人」身上。「國歌法」於本月正式通過;政府亦稱要為學校課程內容「把關」,兩項條例均強制灌輸愛國主義,強迫人們要愛被視為「暴政」的祖國。

2017 年,林鄭指自己任內的目標,是「希望香港人幸福並擁有希望」。Timothy 指,向來迷戀名次和成績的林鄭,這次怕是不達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