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大人:國安法 —— 有沒有心機做好公關?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國安法」推出一星期,人心惶恐。無論是個人或大小機構,都仔細研究這條寫得十分含糊的法例,避免誤墮法網。有專欄作家封筆,朋友删除社交媒體帳號,食肆清除連儂牆,書店把書籍下架,而朋友之間討論的主要課題,是如何移民他國。

這情況和政府指法例「只針對極少數人」完全相反。

其實,當局如果想穩定人心,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北京在香港推出「國安法」的論述,是由過去一年強調的「止暴制亂」,推演至「由亂變治」,意指法律實施後,社會穩定經濟繁榮;另一相關的口號,是「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說法例推出後一國兩制可以長期實施。

這套論述,如果演繹得好,應該有市場,尤其是對政治比較冷感的中產階級,和一眾所謂「大中華」的支持者,有共鳴吸引力。

可是特區政府並沒有在人大宣佈立法後的一個多月好好解說。官員其實有很多方式可以將這套論述具體化,其中一點是說明當北京肯定香港不會有分裂的風險後,會如何支持城市發展,例如像部分建制人士提議,租借新土地予香港,協助解決房屋問題。官員又或者可以說清楚,如果國家安全問題處理好,一國兩制可以延續至 2047 之後。再大膽些,主事官員和建制政客可指出國安弄妥後,會提出研究政治改革。

可是我們這個特首和其他高官,只懂得重複北京提出的口號,在所有報章電視電台賣廣告,交功課般只有形式。

特首林鄭月娥沒有就「國安法」公眾諮詢本地立法,只拋了一句「痴人說夢」。其他人,全都兇神惡煞。

簡單來說,政府連基本「一手硬一手軟」的政治手腕也欠奉,究竟是沒有心機做公關,放棄心態還是鬥氣?這樣對社會穩定沒有幫助,亦替建制派幫倒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